日期: 2015年2月21日
地點: 百老匯電影中心4院

多年前於藝術中心觀看過一部由日本女導演河瀨直美執導的首作<暗戀家族>, 影片探討著家庭成員之間的感情關係, 於康城影展中奪得金攝影機獎, 其作品以寫實格調來探討家庭和人性的關係. 其新作由她向來喜歡取景的家鄉奈良搬到鹿兒島 - 二戰前河瀨家族的故鄉, 影片沒有抹掉她的個人風格, 輕描淡寫的感覺仍是盡現. <第二扇窗>以兩個不同的家庭, 描寫著生命, 死亡, 情愛與親情之間的關係, 主題顯然過份執著, 河瀨直美的一貫拍攝和故事舖排, 片中開端鏡頭過份刻意, 驚喜欠奉.

<第>故事發生在鹿兒島的奄美群島, 因為父親離異, 界人跟隨母親來到這個島上生活. 一天晚上, 界人於海邊發現了一具背部有紋身的男子屍體, 被他的同班女生杏子發現, 自此之後, 這事令界人一直埋藏於心中. 杏子的母親一直病危, 而杏子亦不懂得如何面對死亡的來臨, 她只能從寧靜的海洋來解脫一切. 界人與杏子二人漸漸產生情愫, 二人慢慢開始解開彼此的心靈枷鎖......

河瀨直美本身善於拍攝, 她畢業於大阪攝影專門學校, 還記得當時於藝術中心觀看<暗>片之時, 由於當時仍以菲林拍攝, 故從影像拍攝出來的效果十分細膩, 亦能夠呈現出拍攝當地的秀麗景色. 河瀨直美的電影也比較喜歡於在她的家鄉奈良拍攝, 從她的拍攝技巧下, 能夠捕捉著當地的不同色彩. 現實和虛構的故事描寫, 這亦成為了河瀨直美影片的主要元素, 突顯出故事的題材亮點.

今次河瀨直美在影片的處理上, 其實是沒有特別的轉變, 風格依然, 以風景怡人的影像, 配上對白的描寫, 反映著對生命與死亡及家庭關係的題材 - 亦因為這樣, 也表現出河瀨直美一直徘徊在這個執著的題材世界之中. 從界人與杏子二人分別所面對的問題, 探討著生死的循環與家庭的維繫, 從大自然的生命中, 尋找著自己的生命, 追尋什麼是生命的循環 - 人為何要生? 也為何要死? 這大慨是河瀨直美從她作品中的延伸.

河瀨直美自少父母離異, 亦大慨這個原因, 在她作品中「父親」的角色一直埋下伏筆, 界人在片中欠缺父母的家庭溫暖, 他跟母親關係疏離, 遠赴東京才能探望背部有刺青的父親, 他在欠缺家人愛護的屋簷下成長. 界人對母親跟別人發生關係反感, 而她所愛的男人又是背部有紋身, 形成了她對丈夫之間愛的矛盾, 彷彿她跟丈夫一直沒有分離. 因為一場颱風刮起, 喚醒了界人對母親的彷徨關係, 亦因此而投入了跟杏子之間的關係.

相反地, 杏子活在一個完整美滿的家庭, 父親打理咖啡館, 母親本來是靈謀, 可是因病臥床多時, 亦因這樣, 令杏子一直在思考著 - 何謂生命? 母親沒有埋怨對疾病的折磨, 倒是接受上天帶來的安排, 願意接受這下來的生命延續, 但是杏子一直無法釋懷, 母親離開的一刻, 她希望可以跟界人發生關係, 明瞭何謂「生命的延續」.

在拍攝的層面上, 河瀨直美保持著她的平實的映像刻劃, 但是技巧卻一如以往, 只是將背景由奈良搬到鹿兒島, 利用周邊的景象與人物性格互相揮映, 海洋的美麗卻形成海浪吞噬人類生命, 大自然萬物生存, 形成跟人類生命循環的對比, 最後一場界人和杏子全裸於海洋中游泳, 表達著人類與萬物生命同在. 河瀨直美向來喜歡在影片中以虛構故事和真實情景, 以偽紀錄片形式處理, 是次亦然, 將杏子母親臥床一刻, 跟當地宗教儀式融為一體, 讓情景更為真實, 不減河瀨直美的個人格調, 但卻欠缺她的創作意境.

一如以往, 影片起用不少的新演員參演, 當年<暗>片卻令尾野真千子成名, 而這次兩位主角 - 界人和杏子, 分別由村上虹郎和吉永淳主演. 他們二人的表現還可, 這也是河瀨直美在處理新演員的表現也得心應手, 二人表現收放自如, 後段的一場性愛場口亦點到即止. 而兩位的演出來看, 以吉永淳的演出則比較好, 發揮也比較大與水準平穩. 片中參演的還有參演不少日本獨立電影的渡邊真紀子, <全員惡人>的杉本哲太, 以及村上虹郎親生父親, 於片中同是演他父親的村上淳等等.

對於河瀨直美的電影來說, <第>片未算是一部十分精彩的作品, 整體風格未見突破, 圍繞著她那執著的題材, 只見是她一直徘徊在自我對生命循環和家庭理念的宏觀. 片中杏子的母親說到: 「死亡一點也不可怕」, 這有點是在反映著河瀨直美對死亡的觀念. 片中的片首 - 白羊被割喉至死, 這可說是整部作品最為震撼的場口 (其實也無需太刻意淺白地描寫出來), 從這一場的開始, 也是河瀨直美對生命的描寫開端, 到片末兩位主角在海洋中游泳, 對愛慾與死亡的靈魂解放, 無止境地在探索著生命的意義何存.
創作者介紹

是日觀影

Alex C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