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殺手不太冷》、《第五元素》大導演
洛比桑 Luc Besson 傾力執導

《臥虎藏龍》《盜墓迷城 3》楊紫瓊 Michelle Yeoh
《哈里波特︰死神的聖物》《雷霆戰駒》大衛杜里斯 David Thewlis

傾情演繹 緬甸民主女神昂山素姬的傳奇故事


昂山素姬
2月9日上映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 (1991)
「昂山素姬的掙扎是近數十年於亞洲公民抗命運動展現出無比勇氣的代表人物。」

美國總統奧巴馬
「昂山素姬是我的偶像,也是啟發我的力量。」

英國首相卡梅倫
「昂山素姬啟發了相信言論自由、民主、人權的每一個我們。」

前美國總統克林頓
「昂山素姬的決心和勇氣正繼續啟發於世界各地爭取自由的朋友們。」

U2 主音 Bono
「她是我的偶像。」

電影簡介
《昂山素姬》由《這個殺手不太冷》、《第五原素》大導演洛比桑執導,華裔女星楊紫瓊傾力演繹一生致力推動民主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素姬與她丈夫阿里斯,在嚴厲的政治鎮壓下孕育矢志不移愛情的傳奇故事。編劇 Rebecca Frayn 花了三年時間,走訪多位認識昂山素姬的人,炮製出電影史上首個昂山素姬的傳奇故事,感動萬千觀眾。

故事大綱
1988年,昂山素姬(楊紫瓊 飾)從牛津回到緬甸,探望病危的母親。適逢緬甸爆發反政府運動,爭取民主改革之聲不絕於耳,昂山素姬組織並領導全國民主聯盟,迅速成為全國最大反對黨,對軍政府造成極大威脅。翌年,軍政府以煽動騷亂為罪名對將昂山素姬軟禁,她拒絕了將她驅逐出境以換取自由的條件,自此與丈夫阿里斯(大衛杜里斯 飾)和兩名兒子骨肉分離。

為了緬甸的民主發展,昂山素姬以和平理性的手段,為人民爭取自由,即使遭受軟禁,跟丈夫和兒子分隔兩地,甚至生命受到威脅,也在所不辭。阿里斯在牛津獨力撫養兩個兒子,同時為拯救昂山素姬不遺餘力。1997年,阿里斯患上癌症,但緬甸政府禁止讓他進入緬甸,只批准昂山素姬前往牛津陪伴丈夫。昂山素姬面臨兩難決擇:一旦離國,她可能永遠不能返回緬甸;若留守緬甸,她則不能見丈夫最後一面。在家庭與國家之間她只能選擇其一,昂山素姬為了人民的自由,甘願放棄自己的自由,為了顧存大局,她與病危的丈夫天各一方,但二人的愛卻從沒息止,直至最後一刻……


非凡女性昂山素姬 鮮為人知事蹟搬上大銀幕
國家民主凌駕個人情感 萬人景仰

昂山素姬是緬甸軍政府的頭號反對者,窮盡一生都為緬甸的人民爭取民主。昂山素姬於1945於緬甸仰光出生。她的父親昂山是緬甸獨立軍總司令,更被視為現代緬甸之父,他於昂山素姬兩歲時被刺殺身亡。1960年,昂山素姬隨著出任印度大使的母親前往印度,及後於英國牛津大學修讀哲學、政治學與經濟學,畢業後留校任職。結識了牛津大學教授米高阿里斯(Michael Aris),二人婚後育有兩名孩子。在牛津的生活風平浪靜,兩夫婦於婚後十多年,過著平淡生活。直至1988年3月,昂山素姬得悉母親中風病危,匆匆告別丈夫與兩名兒子後,就趕返緬甸探望母親,卻想不到從此跟丈夫及兒子天各一方。

昂山素姬返回緬甸後,碰上緬甸學運爆發,她領導全國民主聯盟,在大選期間對緬甸軍政府造成重大威脅,緬甸軍政府隨即以莫須有罪名把她軟禁在仰光的居所,其後21年間斷斷續續被軟禁於寓所近15年,雖然她於1991 年獲頒發諾貝爾和平獎,但仍無助她真正重獲自由。1997年,昂山素姬的丈夫阿里斯在牛津確診患上末期前列腺癌,1999年3月,阿里斯病情惡化,危在旦夕,但昂山素姬一直都沒有赴英探望丈夫,唯恐自己一旦離開緬甸,日後便無法返國,結果昂山素姬在丈夫臨終前都未能見他最後一面。阿里斯在1999年3月27日,他五十三歲生日那天病逝,自昂山素姬被軟禁後,他們兩夫妻只見過五次面,最後一次是1995年的聖誕節。

在昂山素姬於2010年11月13日緬甸大選後才獲釋,她已經有近十年沒有見過自己的兩名兒子雅歷(Alex)及甘(Kim),廿多年來為爭取民主而放棄了自己的家庭生活。2010年11月16日,美國時代雜誌將她名列在「史上十大政治犯」(prisoner of conscience)首位。

以昂山素姬的傳奇故事為藍本的《昂山素姬》,經歷了近四年的籌備和拍攝,終於順利完成,讓觀眾能夠得知這位民主女鬥士的非凡事蹟。監製Virginie Besson-Silla 說︰「我在閱讀劇本時,很難明白為什麼一名母親能夠作出放棄跟孩子見面的選擇。我很想了解是什麼理念驅使她有為國家而放棄自己家庭的力量。後來,經過一些資料插集,跟認識她的人談過,又在她獲釋後跟她會面過後,我終於明白這全因為愛的力量。昂山素姬選擇不考慮個人的情感,全心為數以百萬計的人民服務和爭取民主。」

飾演昂山素姬的華裔女星楊紫瓊續說︰「昂山素姬的丈夫病入膏肓時,她正忙於準備自己的講辭,負起爭取民主的重任。你可能會覺得她麻木不仁,但想深一層,她的堅強個性令她將國家的民主凌駕於個人的情感之上,這是值得尊敬的。」

在戲中飾演昂山素姬丈夫米高阿里斯的演員大衛杜里斯說︰「昂山素姬和她的丈夫多年來分隔兩地,甚至無法溝通,這對我來說難以想像。阿里斯甚至不知道妻子身在何方,有沒有被虐打,還是在牢獄之中,他都不能知曉。他獨力撫養兩名兒子,甚至患上癌症時,太太都不能赴英探望。由於我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夫妻關係,對我來說是很難理解的,角色絕對不易揣摩。」

楊紫瓊從演以來最重要演出
親力親為物色導演 成就夢寐以求角色

在男性電影主導的荷里活,有發揮的女性角色少之又少,對於亞裔女演員來說,要得到這樣的角色更是難上加難。憑《新鐵金剛明日帝國》打入荷里活,再憑《臥虎藏龍》技驚國際,繼而參演《藝伎回憶錄》、《盜墓迷城3》的華裔女星楊紫瓊,雖然已經成功打入國際,但是要物色一個極有發揮的角色都絕不容易。

一生為緬甸的民主打拼,甚至不惜為民主放棄家庭的昂山素姬,多年來受到國際知名人士的景仰和尊重。為了將她的故事傳頌開去,楊紫瓊歷盡艱辛,走遍多個地方,希望令電影成功開拍,演出這個她從演以來最具挑戰和最有發揮的角色。楊紫瓊說︰「我於 2007 年收到編劇莉碧嘉費恩(Rebecca Frayn)的劇本。除了覺得這個關於愛和犧牲的故事非常感人之外,更直覺這是我不能錯過的角色。一直以來,電影圈都缺乏堅強的女性角色,我深知道這是難能可貴的機會。」監製Virginie Besson-Silla 同意說︰「男性在電影中往往飾演英雄,但是昂山素姬的事蹟絕對是個英雄的故事。毫無疑問,我們必須要把她的故事拍出來。」

為了演繹這個夢寐以求的角色,楊紫瓊甚至親自物色導演,最終找來曾拍攝《這個殺手不太冷》、《第五元素》、《聖女貞德》的大導演洛比桑執導。楊紫瓊說︰「當我知道他肯執導《昂山素姬》時,感覺有如夢想成真一樣。我一直都很喜歡他的電影,雖然身邊人跟我說,他是一名動作片導演,但我往往會指出動作片導演也是好導演。要把動作片拍得成功,一定要讓觀眾投入角色。只有懂得引導演員交出精彩表現的導演,才可以拍出成功的動作片,而洛比桑就是這樣的一個導演。他把角色拍得有血有肉,而且擅長處理女性角色。」

在戲中飾演昂山素姬丈夫阿里斯的演員大衛杜里斯同意說︰「洛比桑是一名出色導演,我有懶惰的傾向,但洛比桑會拍很多take,直至他滿意為止。我很喜歡這種做法,每一 take 他都會給意見,讓我可以嘗試不同的演繹方式。他有時更在鏡頭前二十呎近距離觀看我們,甚至糾正我的英式口音。英語本身不是他的第一語言,但最終 99%的時間他都是對的。」楊紫瓊認同說︰「洛比桑是一個非常有要求的導演,而且非常守時,跟其他導演很不同。八點集合,他真的八點現身。這是我喜歡他的地方,所有的演員,甚至臨時演員都不敢怠慢。」雖然洛比桑非常嚴厲,但他都有給演員自由發揮的空間。楊紫瓊說︰「在片場,我喜歡於綵排時試不同的東西,而洛比桑非常鼓勵我,雖然最終仍然是他話事,但他有時都會採納我們的意見。」

由內到外全心演繹 楊紫瓊傾力化身昂山素姬
親赴緬甸與昂山素姬會面 苦練緬甸語

好演員遇上夢寐以求的角色,是非常難得的事情。然而環顧世界影壇,的確沒有人比楊紫瓊更適合演繹昂山素姬一角。監製Virginie Besson-Silla 說︰「沒有人比楊紫瓊更合適,就算未化妝前,兩人的容貌都有相似之處。她們都比較精緻而瘦小。昂山素姬一向是楊紫瓊十分尊重的人,我覺得楊紫瓊可能不自覺地模仿著她。」楊紫瓊補充說︰「我以前當然聽過她的事蹟,但卻不是所有細節都知曉,例如她究竟放棄了什麼。坦白說,昂山素姬這角色並不易演,她代表了全世界受到壓迫人士對自由的追求。演這個角色背負的責任非常重大。」

為了演好角色,楊紫瓊閱讀了很多昂山素姬的作品以及她喜歡的書。她發現昂山素姬原來是佛教徒,並信奉甘地提出的非暴力哲學。楊紫瓊說︰「演繹昂山素姬並不只是模仿她的髮型、姿態及英式口音,而是要掌握角色的靈魂,以及理解驅使她甘願為民主而放棄丈夫和兒子的背後力量。從未試過演講的昂山素姬,為了民主可以在百萬人前說話而毫無懼色,我要認識這種力量的來源,才可以更好的演繹角色。」

除了大量的資料搜集之外,一絲不苟的楊紫瓊更加花了很多時間學習緬甸語,務求發音令人信服,過程非常艱辛。楊紫瓊說︰「起初我以為我無法駕馭的了。我跟一名曾於美國任教,說得一口流利英語的老師學緬甸語,三個星期以來,受盡挑戰,到後來我狠狠的告訴自己我必須背熟緬甸語的台詞。無論我在車上、船上,還是洗澡期間,我都會不停重覆緬甸語對白,直至我唸熟為止。」

不過,演繹昂山素姬的挑戰並不只於此,由於電影的時空穿梭近十年,楊紫瓊必須在拍攝前做好功課,了解她每個階段的心態。楊紫瓊解釋︰「由 1988年至 1995年,昂山素姬的樣貌和形態都有輕微轉變,她跟其他人相處的方法亦有不同,我在演繹時必須不時提高警覺。因為有時我們在早上會拍攝 1988年的戲,之後就會於下午跳拍 1995年的戲,黃昏又會拍 1989年的戲,所以每一個拍攝日的挑戰都非常艱巨。」

要演好昂山素姬一角,跟她會面是必須的事。雖然劇組多人都希望申請簽證到緬甸跟昂山素姬會面,但是只有楊紫瓊一人獲得緬甸政府批准,獲發 24小時的簽證。楊紫瓊說︰「劇組每一個人都非常羨慕我,但同時又不明白為什麼軍政府會批准。導演洛比桑跟監製都替我開心,同時又有點不安。我一個人走入緬甸境內,卻代表著整個劇組,每個人都托我傳遞口訊和禮物。當我走到昂山素姬的家中,第一時間看到的是一片書海。我從資料搜集得知她經常閱讀,但去到她家中,才意識到書本是如何在這些年間成為她的良伴。它們不只是她知識和靈感的泉源,更是令她得到慰藉的依靠,讓她可以戰鬥到底。」

雖然會面時間不多,但楊紫瓊卻對昂山素姬留下深刻印象。楊紫瓊說︰「一見到她就感到她非常溫暖和友善,雖然她個子很小,卻內藏無比的堅毅力量。我跟她一見如故,就像老朋友一樣。可能因為在會面之前已經做過很多功課,她跟我想像中非常相似。」

康城影帝大衛杜里斯 一人分飾兩角
親訪阿里斯孖生兄弟 演繹昂山素姬背後男人

昂山素姬為了國家,為了人民,甘願放棄跟丈夫相處的時間,全心投入民主運動。而飾演昂山素姬背後男人阿里斯的,就是於 1993年憑著導演邁克李作品《赤祼祼》而成為康城影帝的大衛杜里斯(David Thewlis) 。他於《昂山素姬》一片中一人分飾兩角,飾演昂山素姬丈夫米高阿里斯(Michael Aris)以及他的孖生兄弟安東尼阿里斯 (Anthony Aris)。

在物色演員時,監製 Virginie Besson-Silla 著重演員和楊紫瓊的化學作用,多於他跟米高阿里斯的樣貌相似度。監製 Virginie Besson-Silla 說︰「米高阿里斯是一個獨特的角色,對亞洲、西藏和喜瑪拉亞文化很有研究,在學術界非常有權威性。楊紫瓊和大衛杜里斯非常有火花,就像昂山素姬和米高一樣。」由於大衛杜里斯需要一人分飾兩角,令到演出的難度大大增加。大衛杜里斯說︰「起初的確非常艱難,我自己都很擔心如何分別演兩個角色。我唯一擁有的米高片段,就是他接受電視訪問時的畫面,他看起來莊嚴而憂傷,我只好想像他在派對時的狀態,跟昂山素姬私下相處時又是一個怎樣的人,構想他是一個什麼樣的父親和教師。由於現存的資料不多,我只能靠想像。當然,聲音的掌握亦非常重要,因為米高有一種很特殊的談話方式。他的英式口音來自上流社會,跟一般英式口音非常不同,我必須模仿,同時擔心觀眾會覺得奇怪。」

雖然大衛杜里斯沒有機會跟米高阿里斯真人會面,卻有機會跟他的孖生兄弟安東尼阿里斯會面。大衛杜里斯說︰「幸好有機會跟安東尼見面,否則我可能會把米高演錯。從安東尼口中,我明白到米高是一名極有勇氣和從一而終的男人。一開始,他就接受了太太的選擇,明白她為會國家和民主放棄自己的家庭,這亦是他崇拜昂山素姬的地方。我非常尊敬米高,他獨力撫養兩名兒子成人,死前都不能見到太太一面,憑著對太太無條件的愛和尊重,讓昂山素姬可以追尋民主理想。米高沒有一刻懷疑過太太的行為,就算她絕食,米高都願意支持太太。」

跟安東尼阿里斯會面,亦令大衛杜里斯得以明白米高和安東尼兩兄弟的分別,更好的演繹兩個角色。大衛杜里斯說︰「安東尼比米高更擅辭令,非常有魅力而風趣過人。我第一次見到安東尼時,他即時告訴我跟他們一點也不像。他說得對,我們面部結構和骨架都非常不同,所以在化妝時,他們要推高我的耳朵,讓我的眼眉毛更雜亂,而我亦要增肥演出,最重要的是我能夠透過聲線和舉止演繹出兩兄弟的分別。」

英國新晉演員 傳神演繹昂山素姬兒子

為昂山素姬犧牲的男人,除了她的丈夫,還有她的兩名兒子。因為媽媽要為緬甸的民主留守國家,兩名兒子自小跟著爸爸生活,沒有母愛的關懷,而飾演昂山素姬長子雅歷(Alex)的就是英國的新晉演員、菲律賓裔的尊尼芬活侯斯(Jonathan Woodhouse)。尊尼芬活侯斯說︰「雅歷他頗為文靜,聰明而且十分好學,比弟弟更了解家庭的處境。我對角色感到共鳴,我自己的媽媽也非常堅強,克服過重重的困難,讓我有良好教育。」雖然尊尼芬活侯斯跟雅歷真人從沒碰頭,但在拍攝前閱讀了幾本關於他的書,也研習了緬甸的政府狀況。尊尼芬活侯斯說︰「我的角色有一半緬甸血統,所以很想在開拍前了解政治和歷史,我閱讀了兩本昂山素姬的傳記,也更認識雅歷這角色。演繹真人讓我有一種使命感,我希望可以演得神似。不只是外形上,而是要形神俱似,我努力去理解雅歷的內心世界,特別是他代表母親領取諾貝爾和平獎的心情。我今年二十三 歲,要扮演十四歲亦有一定的難度。」

至於昂山素姬的次子甘(Kim),歷史上關於他的記載就更加少,不過扮演甘的演員尊尼芬立基 (Johnathan Raggett) 就較為幸運,可以有跟甘會面的機會,期間他更發現二人非常相似。尊尼芬立基說︰「我在網上做了點資料搜集,找到幾張相片,當我遇見真人後,我發現他是一個很外向的人,踩滑板的興趣遠比讀書濃。他讀書時非常調皮,跟我一樣。我在課室永遠坐不定,經常沒心機聽老師講課,愛音樂和攝影比學業還要多。知道自己的角色跟現實的自己接近,令我放心得多。」不只是性格相近,原來,尊尼芬立基跟哥哥的關係又跟雅歷和甘的兄弟關係很相近。尊尼芬立基說︰「雅歷和甘經常打架,我跟哥哥也一樣,所以很易找到共鳴。」

題材敏感 攝製組移師泰國低調拍攝
親臨緬甸貼近昂山素姬寓所

由於題材敏感,電影難以獲批於緬甸取景,所以攝製組就於泰國取景。監製 Virginie Besson-Silla說︰「地理上泰國和緬甸很相似,而且很多電影都曾於泰國取景,當地的攝製組非常有經驗,我們不需於法國尋覓幕後人員,加上泰國境內有很多緬甸人,我們可以於當地物色配角跟臨時演員。」

雖然如此,洛比桑仍然覺得電影至少有一部分必須於緬甸取景。監製 Virginie Besson-Silla說︰「一個發生於緬甸的故事從未踏足緬甸真的講不過去。能夠走入緬甸是難能可貴的經驗,讓我更了解緬甸的文化。雖然我們只能作短暫停留,但都感覺到當中的能量,甚至是天氣。我們花了一些時間於仰光,行過市集、漁港,了解原住民的生活。洛比桑拍下一些片段加入於電影當中。我們發現了一個很精彩的國家,跟我去過的其他地方很不同。在那兒,你感受不到西方文化,也沒有半點現代化的氣息。我們當然有意圖去走近昂山素姬的寓所,卻不得要領。」

雖然電影於泰國拍攝,但由於題材敏感,拍攝時都必須非常小心。監製 Virginie Besson-Silla說︰「有人警告我們不要太高調,因為當地政府非常擔心電影題材會引發動亂。幸好我們的主場景是一個密閉的私人地方,令我們較易控制。但只要我們一拍外景,就得非常小心。我們確保台前幕後都明白題材的敏感性,低調拍攝,當地的原住民亦不太好奇,沒有偷拍我們的劇照放上網。」

昂山素姬獲釋 洛比桑一度迷失

當《昂山素姬》一片差不多煞科的時候,昂山素姬終於在 2010年11月13日獲釋,不再被軟禁於寓所之中。監製 Virginie Besson-Silla說︰「即使我們一早聽過獲釋日期,但直至我們親眼看到,才可以相信這是事實。當日我們於電視看直播,看到那些士兵移開寓所門外的路障,我們知道他們正釋放昂山素姬,那真是很難忘的時刻。昂山素姬獲釋前一天,我們才剛拍攝她於 1995被獲釋時的戲,現實和劇劇交織起來,看著昂山素姬昂首闊步地穿越鐵欄,有如沒有事情在她身上發生過一樣。她在頭上插了一枝花,支持者在門外迎接著她。」楊紫瓊說︰「洛比桑當時的表情,我到現在都不能忘記。對我們來說那是很有感染力的一刻。」大衛杜里斯說︰「當時我們跟昂山素姬的幼子甘在一起,他終於可以跟媽媽重聚,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天。」

導演洛比桑回憶起當天的時候說︰「她已被軟禁十年,知道她獲釋難以置信。我們當初拍這部電影,就是要讓大家知道我們沒有忘記昂山素姬,她於我們拍攝中途被釋放。我們起初很振奮,但同時有點迷失。我們拍這部電影就是為了爭取昂山素姬獲釋,但電影未完成前她已被釋放,令我一度懷疑應否繼續拍攝。但很快我就認識到昂山素姬被釋放的條件,她還不是絕對自由,一旦出國,她就不能再入境。她的政黨早就不存在,她沒有言論跟結社自由,即使她被釋放,還是沒有基本的人權,所以電影依然有它的意義。

經歷了漫長的拍攝後,製作組希望可以喚起觀眾對緬甸政局的關心。監製 Virginie Besson-Silla說︰「電影告訴我們有些國家仍然沒有自由和民主,有些人仍然在為國家的人民犧牲自己。我希望觀眾會被昂山素姬的故事打動,而大家不會遺忘緬甸的狀況。」

導演洛比桑專訪

最初是甚麼令你參與《昂山素姬》的拍攝?
楊紫瓊告訴我她有一個關於昂山素姬的出色劇本,她正物色監製,並且希望我能有空執導。起初我告訴她我沒有檔期,但當我閱讀劇本過後馬上感到愛不釋手。我立即致電楊紫瓊,讓她知道我想支持這個製作。如果她還未找到導演,我願意出任。楊紫瓊非常高興,之後介紹我認識其他監製。

你如何撰寫《昂山素姬》的劇本?
劇本寫得非常出色,不過有時候有點紀錄片意味。我們花了數個月讓劇本看來更具電影感。我希望可以平衡昂山素姬的政治掙扎和她的生活,讓觀眾更投入。電影需要有奸角,於是我們加入軍政府的角色,他們在過去六十年以鐵腕統治緬甸,戲中都會展示昂山素姬跟軍方的關係。

你沒法跟昂山素姬會面,如何塑造這角色?
拍攝真人真事電影而沒法跟她本人會面的確令人沮喪,我害怕電影遠離現實,又或者太過倚賴現實。我們參考了三至四本關於她的書,又訪問了很多認識她的人來引導我們,作了大量資料搜集。

那軍政府方面呢?
情形更糟。因為坊間沒有關於他們的書和相片,只能依賴國際特赦組織的紀錄,曾被扣押的緬甸人訴說軍政府如何對待他們。我必須說,戲中我們淡化了部方軍政府的場面,部分內容太過野蠻,如果真實展現的話,反而未必能令觀眾入信。

你是否一開始就知道楊紫瓊會演得那麼好?
開鏡前見到楊紫瓊對角色有如斯熱誠,已經知道她會演得十分出色。她極愛這角色,除了花木蘭,根本沒有什麼角色能讓亞洲女演員擔正,楊紫瓊跟昂山素姬年齡相近,樣貌又相似。當她早上現身片場,面對二百名緬甸臨時演員時,連他們都懷疑這是否真正的昂山素姬。楊紫瓊做了很多功課,當我於六個月後終於有機會見到昂山素姬時,我覺得她就是老了二十年的楊紫瓊。

她更為了電影學緬甸語…
緬甸語肯定是最難學的語言之一。起初我心想楊紫瓊懂多國語言,應該不會有難度,不過楊紫瓊向我解釋音調非常不同。她花了六個月時間學緬甸語,尤其是演講一幕,她不停苦練,對自己有很高要求,誓要做到精益求精。

大衛杜里斯一人分飾兩角也做得不錯。
他是受過戲劇訓練的英式舞台演員,但他都表示很久沒有閱讀過這樣一個賺人熱淚的劇本。他一加入劇組,就展現了友愛和慷慨的一面,跟楊紫瓊充滿火花。

你如何塑造昂山素姬的寓所?
她的寓所是戲中的重要場景。她花了十四年的時間被軟禁在那兒,與世隔絕。我們做了大量資料搜集,又用上 Google Earth 去確定寓所比例,之後建造一模一樣的住屋,細節做到十足十,連鋼琴的品牌都一模一樣,連去過昂山素姬家中作客的人都形容我們的佈景跟真的一樣。

那頒發諾貝爾和平獎一場戲呢?
這無疑是片中最有力的一場戲,我們有真實的歷史片段,飾演丈夫和兒子的演員們可以向真實片段做對手戲。但由於歷史上沒有昂山素姬當時在家中透過收音機聽頒獎的片段,我們需要構造這個畫面。二千多人在頒獎禮鼓掌給她,而她只有一個人在小小的收音機上聽。

當然,你們無法於緬甸取景吧…
我知道我們永遠無法取得批文,我們只能在泰國近緬甸邊境地帶拍攝近十五小時片段。不過,我們拍到不同角度的缅甸仰光大金塔,再要求演員於綠佈景前演繹,讓他們看來在仰光大金塔前一樣。我們也在仰光偷拍了一些片段使用,令電影看來有如於仰光取景一樣。實際上,我們只是於緬甸拍了三十個鏡頭而已。

可以談談跟昂山素姬會面的經過嗎?
早在我們會面前,我已經很想她知道,我們正在拍攝她的傳記。試了三個月,終於把訊息傳到她耳中。跟她會面那刻,我覺得自己有如跟甘地見面一樣,在她面前我自覺渺小。她毫無懼色,六十年的被囚生活也不會改變她。她只想人民可以有自由分享國家的財富。她無私地關懷人民。只要跟她見過面,你不會再敢投訴生活。我想了解她的事情,她只關心我的一切。她充滿好奇心,沒興趣寫自己的自傳,真的令人非常敬佩。

電影初版海報
對照當代藝術大師Shepard Fairey原作

《昂山素姬》的電影初版海報色彩奪目及風格獨特,一見便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其實此電影海報改編自美國當代最著名的塗鴉藝術家Shepard Fairey的作品。Shepard Fairey出生於1970年,被波士頓當代美術研究所,稱為當今最有影響力的街頭藝術家Shepard Fairey,以「Obey Giant」這個圖像在世界各地受到年輕人歡迎,作品亦經常成為博物館的收藏品。Fairey的作品背後往往包含了許多政治意義,他希望透過這些原始的宣傳海報讓年輕人得以重新反思。2008年Fairey為奧巴馬參選設計了「Hope」這個系列的宣傳肖像海報,其後此海報設計更登上《時代雜誌》的封面,介紹奧巴馬這個2008年風雲人物。

關於設計「昂山素姬」的肖像海報,Fairey表示他相信所有人都應該得到基本人權,而這款海報設計希望能喚起大眾對昂山素姬受軟禁及反緬甸軍政府鎮壓的注意。Fairey的這款海報,將昂山素姬這名民權領袖的形象以有力而震撼的形式表現,美麗而獨特。

昂山素姬 民主路上精彩語錄
展現非凡勇氣及視野

1. 「在緬甸追求民主,是一國民作為世界大家庭中自由與平等的成員,過一種充實全面、富有意義的生活的鬥爭。它是永不停止的人類努力的一部分,以此證明人的精神能夠超越他自然屬性的瑕疵。」
2. 「要過一種充實的生活,一個人就必須有勇氣去承擔他人所需要的責任。」
3. 「在所有的生物中,只有人才能達到佛陀的聖境。」
4. 「統治者必須遵從佛陀的教誨。這些教誨的中心是真理、正義和仁愛的觀念。緬甸人民在他們的抗爭中所尋求的,正是建立在這些品質之上的政府。」
5. 「要克服自己的恐懼你首先要對他人表現出仁慈。一旦你開始以仁慈,善意和理解來對待他人,你的恐懼就消散了。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6. 「極權主義是一種建立在敬畏、恐怖和暴力基礎上的系統。一個長時間生活在這個系統中的人會不知不覺成為這個系統的一部份。恐懼是陰險的,它很容易使一個人將恐懼當作自己生活的一部份,當作存在的一部份,而成為一種習慣。」
7. 「作為一個沉思的從業者,我有許多打破習慣的方法。打破偽善惡習的最佳方法就是和誠實的人生活在一起。」
8. 「真正的自由是無所畏懼。」

9. 「請用你們的自由,促進我們的自由。」

10. 「學習的最高境界,是將我們變成關心別人,和富責任感的世界公民,以知識裝備自己,用實際行動表達我們所關心的事。」

11. 「要堅持信念 (keep the faith on his thought),這是最重要的事;如不能堅持信念,便不能過完整與平和的人生。」

演員介紹
楊紫瓊 Michelle Yeoh
馬來西亞出生的香港女演員楊紫瓊,是當今影壇罕見的女動作明星。在男性主導的香港,她是難得可以憑著親身上陣演出動作片而揚名海外的亞裔女星,同時在演出時不失女性魅力,是當今最有實力的華人女演員。楊紫瓊於 1983 年成為馬來西亞小姐後片約不斷,首部演出作品是1984年由洪金寶自導自演的《貓頭鷹與小飛象》,而第二部作品,就是1985年的《皇家師姐》,楊紫瓊在戲中發揮身手敏捷的一面。其後她陸續拍下《皇家戰士》、《中華戰士》、《通天大盜》、《警察故事 3︰超級警察》、《東方三俠》及《阿金》等電影,大受歡迎。楊紫瓊於1997年接拍《新鐵金剛明日帝國》,再於2000年憑李安執導的《臥虎藏龍》成為國際巨星,之後自組製作公司於 2002 年拍攝《天脈傳奇》和 2004年拍攝《飛鷹》。2005年,楊紫瓊再次接拍荷里活電影《藝伎回憶錄》,以及奧斯卡最佳導演丹尼波爾執導的《太陽倒數》。其後,楊紫瓊再於2008年演出《盜墓迷城 3》及2010 年演出蘇照彬導演的《劍雨》,演技備受肯定。

大衛杜里斯 (David Thewlis)
大衛杜里斯是英國影壇最出色的演員之一。1993年,他演出導演邁克李的作品《赤祼祼》技驚四座,成為法國康城影帝,同時奪得紐約影評人大獎、全國影評人協會大獎、倫敦影評人協會大獎的最佳男主角。他最近期的演出就是由史提芬史匹堡執導的《雷霆戰駒》(Warhorse),以及羅倫艾默烈治執導的《無名風雲》(Anonymous) ,其他近期演出作品包括《末路私情》(London Boulevard)、以及於《哈里波特》電影系列演出路平教授一角。以往作品包括《凶兆》(Omen)、《美麗新世界》(The New World)、《天國驕雄》(The Kingdom of Heaven)、《龍頭古惑仔》(Gangster No.1)》、高安兄弟執導的《大保齡離奇綁架》(The Big Lebowski)、《心之全蝕》(Total Eclipse)、《西藏七年》(Seven Years in Tibet)等。


導演介紹
洛比桑 (Luc Besson)
洛比桑於1977年開始電影事業,由副導演做起,參與過不少法國和美國製作,逐漸成為能夠打入國際的法國電影人。1983年,洛比桑執導了第一部電影《The Last Battle》大獲好評,兩年後執導《花都夜深沉》(Subway)一片,贏得法國凱撒電影大獎三項殊榮。洛比桑的獨特視覺風格,令他備受注視,他執導的《夜海傾情》(The Big Blue),雖然在康城影展放映時,得到劣評,卻票房高企成為社會現象。而他於1990年執導的《墮落花》(Nikita)以及1994年執導的《這個殺手不太冷》(Leon: The Professional),更叫好叫座,令他成為無論是於法國和國際都非常受歡迎的導演。1996年,洛比桑挑戰自己,執導科幻巨製《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成為美國史上最高票房的法國片。1999年,洛比桑執導《聖女貞德》(Joan of Arc)一片,再獲法國凱撒電影大獎最佳導演提名。2000年,他成為第53屆康城影展主席,是影展史上最年輕的影展主席,之後他繼續作出多項新嘗試,包括執導動畫《迷你魔界大冒險》(Arthur and the Invisibles)及兩部續集,之後又改編小說拍攝《幻險巴黎:美女‧魔龍‧木乃伊》(The Extraordinary Adventures of Adele Blanc-Sec)。最新作品是楊紫瓊主演的《昂山素姬》(The Lady)。

<The Lady> trailer is powered by YOUTUBE

Special Thanks to: Golden Scen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ex Chung 的頭像
Alex Chung

是日觀影

Alex C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