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真事 轟動全球拐帶案件 搬上銀幕

禁室少女打破沉默 煉獄歲月首度曝光


《3096驚世拐帶》
3096 Days
9月19日 絕密公開



她 在1998年3月2日突然自人間蒸發
3096日後再度出現
在這8年間,原來她過著有如活在煉獄一般的生活……

電影簡介
真人真事改編。1998年3月2日,奧地利10歲女童娜塔莎 (Natascha Kampusch)於上學途中被擄走,從此人間蒸發。失業男子普利克洛皮 (Wolfgang Priklopil)將娜塔莎帶到他近郊的住所,囚禁於一個只有2米乘3米的地底密室。自此娜塔莎失去自由,在這8年間,娜塔莎挨肌抵餓、被迫剃光頭髮及於普利克洛皮面前赤身露體、像奴隸般勞役及受到性侵犯,以滿足這名有戀童癖傾向及嚴重控制慾的綁匪。經過長達3096天的暴虐、折磨,娜塔莎卻從未放棄求生,憑著堅定的意志,她終於找到機會逃出地獄,而普利克洛皮則畏罪自殺……

這宗綁架事件經傳媒報導後引起廣泛爭議,轟動全球。案件中的主角娜塔莎,於2010年出版自傳「3096天:囚室少女娜塔莎.坎普許」,將這8年的非人生活曝光,隨後編劇Bernd Eichinger聯同電影公司及娜塔莎,決定把她的3096天煉獄歲月搬上大銀幕,拍成電影《3096驚世拐帶》。娜塔莎的故事既是一則給世人的「警言」,亦是一首生命哀歌,當中所發生的事情,既引人深思亦展現出一個受害女童的不凡勇氣,展現出人性的不屈不撓。


驚人拐帶案 發生經過
1998年3月2日 (第1日,10歲)
娜塔莎的父母在她兒時已經分開。在慶祝生日後的兩個星期,娜塔莎因和母親爭執,早上7時45分單獨離家上學,途中被35歲的普利克洛皮強行擄走,關在白色貨車,其後他告訴娜塔莎沒有人會來救走她。究竟這是純屬恐嚇抑或是另有同黨協助犯案,至今仍然未能確定。之後普利克洛皮將被黑布蒙頭的娜塔莎關在住所地庫 ─ 一個不見天日,面積連6平方米也沒有的窄小地方。同日黃昏,因見娜塔莎沒有回家,父母報警。

1998年3月3日
過百名警察及特種部隊在娜塔莎的家及學校附近徹底搜索,一名12歲女生聲稱目睹娜塔莎被拖到一輛奧地利城市Gänserdorf登記的白色貨車裡。

1998年3月5至27日
警方展開大型搜索,跟任何與娜塔莎有關的人進行訪問,據傳媒報導,當局收集了近130份報告,有人報稱在奧地利不同的城市見到娜塔莎,連鄰國匈牙利也有其蹤影。有騙徒假扮綁架案要求警方提供1百萬作贖金。期間警方在電視上作出呼籲,希望公眾能為娜塔莎失蹤案提供線索。

1998年3月25至4月1日
普利克洛皮拒絕為娜塔莎錄音,向她母親說生日快樂的要求,期間並不斷欺騙娜塔莎,表示其家人不願意交贖金,透露家人不再愛她。

1998年4月6日
警方大規模搜查維也納及周邊地區所有的白色貨車及以普利克洛皮登記的所有貨車。真正的綁匪沒有當天的不在場證據,卻沒有被當局列入調查名單。

1998年4月12日
娜塔莎收到普利克洛皮的復活節禮物:巧克力蛋及復活節小兔玩具。他表明不會送她回家,但會盡力照顧她。

1998年4月14日
一警員向維也納警方匯報有關一位無名可疑人物個案,該男士有明顯的社交問題及有戀童癖的傾向。在接受調查的8天後,當局才確認疑犯普利克洛皮身份,但已經錯過了拘捕的機會。

1998年5月
普利克洛皮為娜塔莎在地下密室安裝電視、影碟機及電腦遊戲。這是娜塔莎被關後首次接觸的娛樂。

1998年9月
6個月後,娜塔莎首次獲准沐浴。

1998年秋季
娜塔莎首次准許離開密室,普利克洛皮帶她到地面住所,並警告她不要嘗試逃走,騙說所有門窗也安了炸藥。娜塔莎發覺地下密室的入口設計非常隱蔽,即使警方入屋搜查也不會發現。普利克洛皮同時也為密室設睡床、櫃子及貼牆紙。

1999年2月17日 (11歲)
普利克洛皮為娜塔莎慶祝11歲生日。

1999年秋季
普利克洛皮要求娜塔莎改名作Bibiana,他宣稱Bibiana是屬於他的,往後7年她也用這名字。

1999年12月
娜塔莎被捉後首次獲准離開房子,在屋外的花園逗留片刻。

2000年春季 (12歲)
娜塔莎踏入青春期,普利克洛皮也開始虐待她,強逼她做家務及家中的裝修工作。

2002年2月17日 (14歲)
娜塔莎首次拒絕普利克洛皮的奴役,結果換來他的暴力對待及糧食斷絕。娜塔莎第一次在他屋內過夜。

2002年7月
警方成立特別調查小組,專責娜塔莎失蹤案。娜塔莎企圖自殺但失敗。

2003年春季 (15歲)
娜塔莎首次出拳打普利克洛皮,報復長期被暴力對待。

2003年夏季
普利克洛皮替外遊的鄰居看屋,娜塔莎獲准使用其泳池。

2004年春季 (16歲)
房子裝修完成,普利克洛皮認為娜塔莎已經沒有利用價值,於是開始減少給她的糧食,娜塔莎每天都要挨餓,當時她的體重急跌至83磅。

2005年夏季 (17歲)
7年多的囚禁,娜塔莎首次獲准離開房子,普利克洛皮帶她到藥房。

2005年8月20日
娜塔莎的日記寫道:他最少打了我的臉3次,從後踢我的背4次,下體1次。他逼我在他面前下跪,用鎖匙挖我的手肘。

2005年8月23日
日記寫道:臉最少被刮60次。10-15次拳打頭部,一記重擊在右耳,非常痛苦。

2005年8月25日
日記寫道:臀部及胸骨被拳打,非常羞辱。抬頭看見整天的食糧只有7條生紅蘿蔔及一杯鮮奶。

2005年秋季
普利克洛皮帶娜塔莎到雜貨店,事先警告了她不要向任何人求救,否則見一個殺一個。

2006年2月 (18歲)
普利克洛皮帶娜塔莎去滑雪,她向一名女士求救,但該女遊客不懂德語。

2006年2月17日
18歲生日的娜塔莎要求一個生日蛋糕慶祝,普利克洛皮更精心佈置它。

2006年春季
普利克洛皮准許娜塔莎在花園工作,被鄰居看見。

2006年8月23日 (第3096日)
普利克洛皮早上叫娜塔莎在車房洗車,他行開一下接聽聽話。娜塔莎把握機會逃跑,途中曾向3名路人求助均無功而還,最終一位鄰居幫忙報警,把她帶到警署,並通知她的父母,後來被確認身份,娜塔莎終於重獲自由。當時她的體重輕如12歲小孩般,臉色蒼白無血色。
警方大規模搜索維也納,普利克洛皮把車輛停泊在一商場裡,隨後向友人坦承認罪。同日晚上8時59分,他走到城際列車站跳軌自殺。

獲救後
娜塔莎先在醫院休養幾天,隨後由心理專家、律師及媒體學者組成的團隊專門負責跟進個案,為她重新投入生活前作好輔導及準備工夫。此案件公開後震驚全球,多國傳媒高度關注。娜塔莎親自寫了公開信,內容包括她被囚期間的生活,被普利克洛皮拳打腳踢的苦況及兩人的關係。雖然受到普利克洛皮諸般虐待,娜塔莎還是於他下葬前向他的遺體道別。

奧地利國會就娜塔莎事件討論,認為慘劇可以更早破案,並追究責任,警方內部調查結果,認亦為有關人士並未用盡所有渠道偵查案件。其後警方繼續調查真相,偵查早年報告中未解決的疑點,包括普利克洛皮的自殺亦有可疑,以及案件很大機會有另一位疑犯合謀,但最後因證據不足而否定另有犯人之說法。

新生
20歲的娜塔莎完成中學課程,之後她在電視台主持節目,訪問多位名人,包括運動員及演員;22歲時電影公司與娜塔莎達成協議,把她的故事拍成電影。編劇Bernd Eichinger跟娜塔莎進行了多次訪問,最終電影於2012年5月開拍。娜塔莎的自傳「3096天:囚室少女娜塔莎.坎普許」於2010年9月8日出版,不消半年已經在德國賣出超過30萬本。

導演莎莉賀文希望藉著《3096》這部片讓大家更會面對生命:「這是個生環者的積極個案,8年半後她重投社會,提醒當年有機會拯救她的各位,希望悲劇不會再次發生。也希望傳媒看過影片後,能夠解開多年來他們對事件的誤解,不要再過份將目光放在兩人的關係上。」逃走15年後,自己的故事變成影像呈現觀眾眼前,娜塔莎對影片也有很大的期望:「很多人不相信我的經歷,或是把事情的嚴重性看輕,我希望他們能夠看看這部片。把自己的不幸出版成書是我人生的轉捩點,很感激各大媒體,這部片以另一個角度,真實地影像化這案件,令觀眾真切地審視一個目前仍爭持不下的悲劇。」


轟動全球案件 各電影公司爭相爭相版權
「兒童性虐」題材太敏感 導演、演員一度拒拍
娜塔莎:我不是受害人

娜塔莎事件是戰後歐洲最矚目的案件之一,引起公眾及傳媒廣泛的興趣及報導。製片人Martin Moszkowicz被這個獨特的故事吸引著:「一個男人為了建構屬於自己的女人,甘願冒險綁架及設計地下囚室,自己擔當著主宰一切的『神』。」於是親身飛到維也納,跟娜塔莎的代表律師商討電影版權的事宜,但當時的娜塔莎仍然未肯把電影版權出售。

數年後,娜塔莎開始希望有導演能將她的故事拍出來,讓世人更清楚她的經歷。娜塔莎的自傳出版後,世界各地的電影公司均對娜塔莎的故事感興趣,最後她決定把版權賣給Bernd Eichinger,全因為Bernd編劇及監製的前作《香水 - 一個殺人者的故事》,因為《香水》就是她重獲自由後首部看的電影。之後娜塔莎及Bernd定期見面,商討電影改編的細節及取材的事宜。回想這些會議的片段,娜塔莎感到人間溫暖:「我預料監製將會客觀地詢問我的遭遇,誰知他非常細心,巧妙地處理敏感的問題,打開我的心扉。」

Bernd Eichinger首選美籍德裔女導演莎莉賀文(Sherry Hormann)執導本片,但莎莉最初表明永不會拍攝有關兒童性虐的電影永,其後了解到傳媒濫用「性虐待」這些字眼的情況,是因為公眾對事件有非常嚴重的偏見,而Bernd沒有追隨世界傳媒普遍對事件的看法,反而以命運及兩人微妙的關係作為主線的拍攝角度,令莎莉最後終於肯執導本片。

才願意接拍。但2011年1月24日Bernd在晚餐時心臟病發過身,終年61歲,他遺留只有50多頁零碎的《3096》劇本,以及一些錄音訪問。Bernd的離世拖延了電影前期工作的進度,但劇組一致希望完成這部Bernd未完成的遺作。

導演莎莉答應執導電影後,隨即跟娜塔莎安排了多次會面。導演回想初次跟娜塔莎見面時,她顯得非常戒備:「8年多的囚禁時間她只對著一位『監護人』,獲釋後一直被記者追問經歷,可以想像她的個性是如何被影響。所以對陌生人有懷疑亦無可口非。為了這部片,我跟娜塔莎談了很久,涉及很多敏感話題,最長的一次試過傾了7小時!有時候就會沉默對望而坐。」

在娜塔莎的書裡記載,因為家庭困境及父母離婚,她經常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在現實困局中抽身。在成功逃走後,娜塔莎曾宣稱自己並不是受害者,此言論引起社會很大迴響。導演希望以這方向來表達影片的訊息:「一個小女孩在沒有窗的困境下仍能有如此決心,實在是奇蹟。」身為人母的導演莎莉表示,若果自己的孩子遭綁架,給她見到綁匪可能已經即場殺了他,絕不同情:「這單案件不為金錢及政治目的,匪徒只想把孩子變成老婆,事情非常病態,不可理喻。但作為影片的導演,我必須保持中立,拍出綁匪人性的一面。」


劇組計劃2012春天開始拍攝,以德國及奧地利演員為主要選角,但過程並不順利,導演說:「《3096》遭到別人偏見,演員對此均表示恐懼及擔心。很多演員連劇本也未看就拒絕演出綁匪普利克洛皮的角色,那為什麼別人願意扮演納粹黨、變態連環殺手及戀童狂?」劇組開始在德、奧以外的地方選角,而且得悉娜塔莎的案件引起全球關注,所以屬意以英語演員擔任角色,迎合國際市場。


來自家鄉的小女孩Amelia:我為了娜塔莎而來
柏林影展「SHOOTING STARS」得主安東妮雅曉絲:我要刻意和男主角保持距離
丹麥演員科爾連赫特:綁匪極度缺愛

飾演10歲時娜塔莎的小演員Amelia Pidgeon意外地被率先選中加入劇組,導演說:「協助我們選角的中間人Pippa Hall曾成功發掘出好評佳作《跳出我天地》的演員,期間 Pippa告訴我她家鄉的小女孩來訪探望兒子的小貓,外貌跟小娜塔莎極為相似。」2001年出生,父母分別為鐵匠及髮型師,同意讓女兒為這部極具爭議性的電影參與選角。首次到倫敦的Amelia顯得十分害羞,跟其他小孩不同,她獨自坐在一角。導演初次跟她見面已有良好的印象:「我問她為什麼會來參與選角,她的回答觸動我的神經 - 『是為了娜塔莎而來的』。Amelia說這件綁架案可以發生在任何一個小孩身上,這樣她能夠了解她的求生過程。」

而在拍攝時,德國慕尼黑政府部門Munich Youth Welfare Office嚴格要求劇組就進行兒童拍攝事項遵守規則,其中包括:

- 每天最多進行5小時拍攝工作
- 其中最多只有3小時面對鏡頭
- 兒童心理學家必須在場監督

劇組亦特別關注小演員Amelia的情緒起伏,導演每一場戲都會跟Amelia詳細解釋,替她準備好一切。重點是把小女孩抽離角色,每拍完一部份劇組會帶她到外面休息,呼吸新鮮空氣。當她再跟其他人玩耍時,我就知道她的情緒已回復過來。有時我會讓她回酒店房間,好好冷靜恢復情感。」飾演綁匪的科爾連赫特大讚該小演員的演戲心態:「我跟她有協定,若果我在拍攝期間去得太盡令她難受,她就會叫我的真名,這樣我就會停下來。最終並沒有出現這情況,對Amelia來說,演戲只是遊戲的一部份。」Amelia亦表示沒有被演員嚇壞,反而更佩服娜塔莎當年面對的困境:「她真的非常勇敢!最大的挑戰是如何盡力大叫,因為日常生活我未曾試過這樣的。」

14至18歲的娜塔莎由愛爾蘭演員安東妮雅曉絲擔任,初擔大旗的她為《3096》作了很多準備工夫,她透露過程並不容易:「愈投入研究娜塔莎的案件,心情愈是沉重,有一次差點崩潰,但我一定要收拾心情,演好這角色。娜塔莎是我心目中的英雄,面對極端困境,她並沒有放棄,反而靠意志幻想出自己的世界,努力生存。」安東妮雅身型瘦削,適合飾演當年被囚禁8年半的少女,被虐待禁止進食,體重只有10歲小孩般,連娜塔莎本人也支持由她擔任主角:「她的外型完全乎合我當年的情況,能輕易演出那份冰冷的孤寂。」

安東妮雅分析娜塔莎的心路歷程:「當她長大後,開始意識到自己的存在,不再是害怕綁匪的小女孩。透過日常接觸到的書本、電影、電台等資訊,娜塔莎開始有認知,變得懂事,並會提出要求。綁匪與娜塔莎的身份與勢力漸漸出現變化。」為了更投入拍攝《3096》這部片,安東妮雅刻意跟男主角科爾連赫特保持距離:「若果成為好朋友的話,我們不能成功地拍這部片。科爾是個偉大的演員,我非常尊敬他,把角色的兇悍及邪念盡情發揮,最厲害的是由虐待狂突變成細心監護人的人格分裂過程。」

《3096》整部片的氣氛沉重,每一幕戲令安東妮雅都感到非常繃緊:「被虐打的戲份反而更易演繹,只要隨感覺去演就行了。有時候角色的心情會突然起伏,這些很難演呢。當年被囚的娜塔莎活像一位演員,在綁匪面前盡量收起真正的自己,盡量討好他來換取片刻安寧。這種『戲中戲』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導演不時提醒安東妮雅要抽離角色,就像娜塔莎一樣從黑暗中走出來,安東妮雅說:「導演知道我深深地代入角色,幸好我們在片場搭景拍攝,情緒更易控制。若果在實景拍攝,應該更難抽離吧。」導演補充:「安東妮雅以方法演技演戲,當她投入角色後將很難抽離,需要更長時間才能做到。」

綁匪普利克洛皮的角色由丹麥演員科爾連赫特Thure Lindhardt飾演,他直言這是從影以來最難演的角色之一:「心態上我要為綁匪所犯的天大錯誤辯護,這樣我很難做到。在普羅大眾眼中,他是個變態狂魔,但他的世界裡,綁匪囚禁一個小女孩只是很普通的事。普利克洛皮完全是走火入魔,這樣才更叫恐怖。我認為他是個極度缺乏愛的男人,因為沒有人願意給他愛,所以他才自己用盡方法爭取。」安東妮雅曉絲指綁匪的人格嚴重分裂:「他會打我,同時會保護我;他會給我食物,又會極力令我餓死;他會愛上我,同時虐待我…在他眼中,娜塔莎是個百變演員,能擔任不同角色來取悅自己,換取沒有被虐的一刻。戲中有戲,對我的演繹是個很大挑戰。」


綁匪與受害人的一段畸形關係
普利克洛皮 ─ 走火入魔 企圖做上帝
Obey Me! Obey Me! Obey Me! Obey Me! Obey Me!

娜塔莎在被普利克洛皮囚禁的3096日之中,透過盡量服從普利克洛皮的要求,爭取普利克洛皮的信任,再逐點逐點要求自己想得到的東西,最後再伺機逃走。她雖然多次想自殺,但堅強的求生意志令她堅持到最後,她向自己承諾:「我會長大,變得更強壯,終有一天將能奔向自由。」

娜塔莎自2006年成功逃走後,傳媒對案件進行深入調查,研究她與綁匪一段畸形關係,導演莎莉認為娜塔莎的做法很聰明,否則她應該終生不能逃脫。綁匪曾經說過這段驚人瘋語:「我就是你的家人、你的父親、母親、祖母,我就是你的所有,是我製造你出來!」導演表示,綁匪根本把自己當作上帝,以及她的愛人。綁匪普利克洛皮獨居的住宅屬於其母親,屋內的一切收拾得非常整潔,終其一生他不斷清潔、修補,過著有規律,在他控制之內的生活。科爾認為,普利克洛皮也想控制娜塔莎,只不過操控一個人更艱難。


和綁匪一起的生活細節
娜塔莎有否遭到性侵犯?

在娜塔莎的自傳裡,沒有提及任何有關性虐的事情,個別傳媒卻對書中內容過份期望,認為會有很多類似的題材。導演表示這些內容是《3096》的計時炸彈,監製Martin更直接表明,兩人的親密關係是故事其中一部份,能夠証明這個年輕女子最終是成功的勝利者。

娜塔莎在自傳中記述,在那8年裡她一個星期被打200次、被鎖鏈銬在床上和普利克洛皮同睡一張床、被剃光頭髮,還被強迫像個奴隸般地半裸做家務。普利克洛皮強迫她尊稱他為「皇上」或「主人」,並且常常打到她骨折,如果娜塔莎發出痛苦的聲音,他就扼住她的喉嚨,把她的頭摁進水缸裡直到她失去意識。

娜塔莎回憶,普利克洛皮將她囚禁在家中的地下室,想要把她培養成「完美的女人」(perfect woman)。她形容地下室又冷又濕,很黑,沒有窗門,甚麼都見不到,非常恐怖,氣味令人作嘔,「我就像埃及法老王一樣被保存起來。」(I was preserved alive like an Egyptian pharaoh.)

普利克洛皮想要一個伴侶,但他生性太過害羞,在他扭曲的心靈裡,可以和虛構想像的人物相處。而漸漸的,娜塔莎獲得普利克洛皮的信任而能進入他家,但必須戴著浴帽,後來乾脆要她自己剃光頭,原因不止是怕留下證據,更因為普利克洛皮有嚴重潔癖,只要娜塔莎碰過的東西,普利克洛皮都要擦拭,如果她留下指紋,還會慘遭頭部被按到水裡的酷刑。之後,普利克洛皮在地下室安裝了電話,以便和娜塔莎溝通。

被問及有否慶祝生日、聖誕及復活節等節日時,娜塔莎說:「有呀,是我強迫他和我慶祝的,他亦買了很多禮物給我,亦有復活蛋。其他小孩可以出外買東西,但我不可以,很明顯他是想作出一些補償,讓我能享受普通小孩有的東西,我想他一定很受良心責備。」

對於綁匪普利克洛皮的感覺,娜塔莎覺得自己較強,而對方較飄忽,而且強烈欠缺安全感。」娜塔莎被禁錮期間常要捱餓,她說:「我時常吃不飽,身體循環系統出毛病,也很難集中精神。」


故事主人翁無懼壓力到現場探班
《3096》接近煞科之時,得到故事主人翁娜塔莎親身到片場探班,劇組上下都顯得非常緊張,擔心會令她觸景傷情。行政監製Christine Rothe憶述當天的情況:「娜塔莎先到媽媽住所的場景,她顯得十分緊張,拒絕進入正在進行拍攝的場景。我們戰戰兢兢的詢問她的狀況,重覆確定她是否願意看看綁匪住宅的場景。娜塔莎清晰地表示繼續,而且她沒有太大感覺,對該住所場景表現冷靜,更向我們提供了很多寶貴的意見,例如家具的位置、顏色、牆紙的質感等。你會感到娜塔莎對這地方是何等熟悉,每寸地方也為她留下永不磨滅的印象。」場景設計師Bernd Lepel不肯定娜塔莎會否願意一看重新建構的地下囚室:「我以為她看到後會立即崩潰,但這個虛構的場景反而令她更易抽身出來,把這些硬件當作道具而已。飾演綁匪的科爾連赫特見到娜塔莎也表示尊敬:「我們跟劇組就好像經歷了她的人生,在片場親身跟她見面後,令我更有決心把她的故事演好,呈現最真實的情節。


極端扭曲的人性
探討綁匪與受害人的心理世界

1. 社交恐懼症 ─ 估計普利克洛皮患有此症。一種對任何社交或公開場合感到強烈恐懼或憂慮的精神疾病。患者對於在陌生人面前或可能被別人仔細觀察的社交或表演場合,有一種顯著且持久的恐懼,害怕自己的行為或緊張的表現會引起羞辱或難堪。真正的社交恐懼症會導致無法承受的恐懼,嚴重的案例裡,病患甚至會長時間的把自己關在家裡孤立自己。

2. 戀童癖 ─ 估計普利克洛皮有此偏好。戀童是一種性偏好,戀童的人,其性慾通常部分或全部地指向青春期或未發育的兒童,但娜塔莎在踏進青年期之前都未有受到普利克洛皮的性侵犯。

3. 控制癖 ─ 普利克洛皮明顯有極強的控制癖,到達病態的情況。控制癖是與異常心理學有關的貶義俗語,指的是試圖支配週遭一切事情的做法的人。這個詞也可以指想要讓某些事以特定方式進行的人。控制狂一詞並非醫學術語,但臨床心理學家認為此行為與某些人格障礙有關。 臨床心理學教授雷斯•派瑞特(Les Parrott)寫道:「控制狂是指比你更關心某件事,而且會一直堅持己見以獨行其是的人。」

4. 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 – 娜塔莎在獲救後估計有此症狀。指人在遭遇或對抗重大壓力後,其心理狀態產生失調之後遺症。這些經驗包括生命遭到威脅、嚴重物理性傷害、身體或心靈上的脅迫。

5.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 娜塔莎有否患上此症一直備受爭議,因為娜塔莎在逃出生天後3年,仍隨身帶著普利克洛皮的照片,令人懷疑她患有此症候。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對於加害者產生情感,甚至反過來幫助加害者的一種情結,因1973年斯德哥爾摩人質挾持事件而得名。研究者發現到這種症候群的例子見諸於各種不同的經驗中,從集中營的囚犯、戰俘與亂倫的受害者,都可能發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男女皆可能有此症狀,但女性的比例較高。美國聯邦調查局的人質數據庫顯示,大約27%的人質表現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癥狀。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通常有下列幾項特徵:

a. 人質必須有真正感到綁匪(加害者)威脅到自己的存活。
b. 在遭挾持過程中,人質必須體會出綁匪(加害者)可能略施小惠的舉動。
c. 除了綁匪的單一看法之外,人質必須與所有其他觀點隔離(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訊息)。
d. 人質必須相信,要脫逃是不可能的。


美國近日爆出另一宗「禁室培慾」震驚案件
及過往相類案件

2013年5月8日
32歲的奈特 (Michelle Knight)、26歲的貝里 (Amanda Berry)和23歲的德熱蘇斯 (Gina DeJesus),先後於02至04年期間於俄亥俄州克利夫蘭被綁架,在不同房間內被卡斯特羅三兄弟用鐵鏈鎖或綁起充當性奴,十年來捱飢抵餓及多次被強姦,因姦成孕後又被人毆打。

2009年8月 美國加州
1991年10月,11歲女童杜加爾德在步行上學途中被一名男子擄走,被禁錮的18年間成為綁匪性奴,兩度因姦成孕,誕下2名女兒,09年獲救。

2008年4月 奧地利
1984年8月,18歲少女伊麗莎白被親父約瑟夫禁錮於家中地牢的禁室,24年後獲救。伊麗莎白被親父強姦,先後誕下7名子女。

2007年1月 美國密蘇里州
2002年10月,11歲男童霍恩貝克於住所附近踏單車時被擄走。2007年,警方搜尋另一名被綁男孩時,意外發現霍恩貝克並救出他。

這些案件除了令人感到髮指以外,亦不禁令人思考:為何在文明、富庶的社會,會出現這種喪心病狂的獸行?更重要的是提醒家長好好看顧自己子女的重要性。


演員介紹
安東妮雅曉絲 (Antonia Campbell-Hughes)

現年31歲的北愛爾蘭女演員,曾演出多部英國電視劇及電影,包括2009年《閃亮的星星》及2011年《艾拔貴「性」》等,曾獲得2011年《Screen International》「Stars of Tomorrow」及2012年柏林影展「SHOOTING STARS」獎項。

科爾連赫特 (Thure Lindhardt)
現年39歲的丹麥演員,曾演出電影作品包括2007年《浪蕩天涯》、2009年《天使與魔鬼》及2013年《狂野時速6》等。

《Dessert Flowers》莎莉賀文Sherry Hormann
《艾拔貴「性」》安東妮雅曉絲 Antonia Campell-Hughes
《天使與魔鬼》科爾連赫特Thure Lindhardt
《愛有新世界》丹麥影后 崔娜蒂虹Trine Dyrholm


Special Thanks to: Sundream Motion Pictures, UA Films
創作者介紹

是日觀影

Alex C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