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人》作者 吉田修一 另一作品改篇
《啄木鳥和雨》沖田修一 執導

《挪威的森林》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新人 高良健吾
《神探伽俐略2:真夏方程式》吉高由里子
《巴黎戀愛寫真》綾野剛 《青春電幻物語》伊藤步
《花樣跳水少年》池松壯亮

寫出發人心省的青春詩句

《那年遇上世之介》
A Story of Yonosuke
7月4日 上映


電影簡介
《那年遇上世之介》繼《東京同棲80後》及《惡人》後,又一改編日本著名作家吉田修一小說的電影。由《啄木鳥和雨》新銳導演沖田修一執導,《挪威的森林》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新人高良健吾、《神探伽俐略2:真夏方程式》吉高由里子、《巴黎戀愛寫真》綾野剛、《青春電幻物語》伊藤步、《花樣跳水少年》池松壯亮等主演。導演擅長細膩描繪日常生活與人情溫暖,我們在校園那些年總遇上一些人一些事,他日驀然回首時依然感覺窩心,會心微笑,令人很想重遇往日也曾遇見過的「世之介」。

故事大綱
「如果妳有時間的話,歡迎隨時來玩。我們一起聊世之介,一定會讓我們笑到肚子痛……」一通電話,讓時光流轉到16年前,想起那位令人無法此忘記的「他」。長崎出身的大學生世之介(高良健吾 飾)為人善良戇直,但他的正能量卻總能感染身邊人。他獨個兒來到東京生活,遇上各種各樣的人。因為他,奉子的可以成婚;躲於衣櫃裏的也決心「出櫃」;富家女人初嚐懵懵懂懂的初戀;交際花回心轉意認真思考前路。

十多年後的今天,各有各忙的朋友們突然想起世之介,不知道他正在做著甚麼傻事?又令誰心頭一暖? 那些年,我們一起遇見的世之介,如今身在何方?


改篇原著的壓力
《東京同棲80後》及《惡人》日本著名作家吉田修一的小說《橫道世之介》,在2008年開始於《每日新聞》上連載,榮獲「柴田煉三郎獎」,同時躋身書店大獎的三甲,深深感動讀者。導演沖田修一表示,首次執導由小說改篇的電影,心情興奮﹕「《橫道世之介》是一本很厚的書,但是讀起來卻十分有趣。故事以80年代大學生橫道世之介為主軸,講述他來到東京所發生的事情。」

「能改篇人氣作家吉田修一先生的小說,我感到很榮幸。自己曾經讀過他初期的作品,但風格與這次的《橫道世之介》很不一樣。看過原著後,我對能否將這個篇幅較長,內容豐富的故事改篇成電影而感到懷疑,於是馬上約見編劇前田司郎商量。如果要將原著裏一共12個單元、發生在每一個月的故事,完整地放進電影裏,那麼一個月的故事最多只能用十分鐘去描寫和交代,根本無法好好的將世之介表現出來。於是,編劇前田便著手改編工作,將小說中最有特色的場面找出來,然後根據小說的文字,改寫新的對白。單是給監製與導演再三審核的劇本初稿,也至少做了三、四稿。最後,原作者吉田先生通過後,才得以令這部電影順利誕生。」


關於原作的設定
作者眼裡的世之介與祥子

原作者吉田修一看過電影作品後,對選角相當滿意﹕「我在寫小說的時候,因為對橫道世之介這個角色的形象,已有一定的聯想,所以當高良健吾從新宿站走出來那個畫面開始,我就實實在在的把他當成世之介。這個角色,客觀來說,要討別人喜歡是相當困難。對於我來說,要令人討厭你,很簡單,可是要令別人喜歡你,真的不容易。縱使電影中沒有一些戲劇性的事件發生,順著故事的發展,所有觀看的人,都會喜歡上關於世之介的一切。」

在描寫男主角的同時,吉田腦海裡也浮現出女主角祥子的模樣﹕「我想像中的祥子,是如年輕時代的女演員黑柳徹子一般。當然,我沒法跟書中的她見面,但是我認為祥子是一個如果她對某個人產生興趣,就會馬上行動的人。雖然一開始她不會覺得被某一個人左右自己的思想,但漸漸卻發現自己是為了那個人才變成這個樣子。雖然電影內的祥子與我所想像的不太一樣,因為吉高由里子演出了一個比誰都早發現和體會到世之介的優點、細心溫柔的女性。」

電影化與原作
看過電影後,吉田也大讚有趣,更笑過不停﹕「在改篇成電影之前,我與沖田導演見面,希望他把這部作品改篇成一部喜劇,結果出來的結果的確讓我非常滿意。在這電影裡有很多我喜歡的場景,不論是沒有任何角色存在的,還是所有主要演員登場的一幕,對我來說,這些場面都有存在的必要,這樣的感覺,對我來說還是第一次。除此以外,這部電影的鏡頭也運用得十分精彩。在雪地接吻那一幕,確實深深打動了觀眾。經過鏡頭的引領,用不同的角度,把我們帶到屬於世之介的過去的手法,也同樣展示出電影不同的魅力。作為原作者,對於電影的台詞也很有感覺,非常喜歡。例如在祥子的家,她爸爸問到世之介『做得最出色的事是什麼﹖』,世之介毫不猶豫就回答他﹕『畢業吧! 』。我不禁想,這真是我寫的台詞嗎﹖為什麼在電影劇本中,選了時間出現,會達到這麼有趣的喜劇效果,真的嚇了我一跳。」

吉田這部電影帶來一種幸福的感覺,會令觀眾不自覺的翻起原著小說﹕「如果你喜歡這部電影,自然會想知道更多關於世之介的事,也會產生去看小說的衝動。原作中,特別有幾個單元的內容,可以讓大家以不同的角度,接近這位各人口中的世之介,在這裡原著和電影好像產生了互補的作用。」


關於世之介與祥子
九州男孩的特質

導演沖田修一看過原作後,便開始構思劇本,尋找理想演員,馬上更找上曾經合作多次的新生代演員高良健吾﹕「高良本身與世之介這個角色有著共通的地方。在他身上散發著北海道和九州出身,那種由地方孕育出來,落落大方,豁達的性格。正因為兩人都是九州出身,由來自熊本的高良健吾,飾演長崎出身的世之介,就變得特別有說服力。」

自身印象挑戰角色
得到導演肯定後,高良健吾也積極準備角色,「我在電影開拍的時候,已牢牢地把台詞記下來,也將自己的髮型作調整,改變成角色的樣子,調整心情100%的回到電影設定的年代。我常跟導演討論,縱使面對各種煩惱和問題,但覺得只要和導演在一起就肯定能解決。在一邊研究角色時,漸漸覺得世之介和自己很接近,就算我不特意去演,也能自然地表達出來。那種感覺就好像,我以世之介的身份存在,使我覺得拍攝這部電影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擔任電影女主角的吉高由里子,在拍攝時開始前也把原著小說讀完,努力詮釋角色﹕「故事中的祥子是一位富家小姐,她有著一種的高貴的氣質,我努力把她說話的模式記下。為了演出說話非常恭敬及有禮的她,我特別注意自己的咬字,亦因此慢慢地、不知不覺地將這個角色的形象塑造出來。之後,導演請我不要把祥子演得過分鮮明,也不要過於做作,因為這樣才能貼近一個活生生的人。導演的話,令我對角色有了更深的體會,可是當攝影機開始運轉,我就不由自主的變得緊張,因為所有角色中,只有我咬字最多,連我自己也數不清有多少次。到拍攝完成,好像怎樣也擺脫不了角色,這可以算是我從演以來,最困難的角色之一。」

角色的魅力
主角世之介在短短的大學生活中,擁有令所有人都會心微笑的本事,飾演他初戀的吉高認為這全因他那率真的性格﹕「世之介非常正直和遲鈍,但卻敢作敢為,讓人不由得在意他的存在。雖然實質的理由我不是太清楚,也許這不清楚的部分正是他個人魅力所在。過了十六年,還是會想起:曾有這樣的人存在啊。可以說,他是一個不容易被遺忘的人。如果現實生活中,有像世之介這樣的人存在的話,一定會是個很奇怪的人吧!可是一直以無愧於心的姿態活著,這一點令人很羨慕。」

吉高繼續補充說﹕「他是個始終如一的人。雖然與他交往的時,會有點不對勁,但他的一生從頭到尾,都是按自己的步調生活,不被外界影響,也不輕易改變自己態度,世之介能做到這一點真的很厲害。其中一場戲世之介發現自己身處男同志聚集的公園時,他對飾演加藤的綾野剛說『我會等到事情辦完。』身邊的加藤驚訝不已說『你要等嗎?』。他那率真堅持的性格,會使你覺得他很可愛。」

對比世之介富有個性的角色,高良指對手同樣是個深受歡迎的角色:「祥子的魅力是天真爛漫。這個角色很溫柔,同時十分體貼,教人喜歡,我漸漸覺得人物本身,散發著跟吉高一樣的感覺。」

挑戰即興演技
提到演出的挑戰,兩位主角都不約而同表示是沖田導演。他不論拍哪個場景他都不太願意喊停,兩人常常四目相對著。高良解釋說﹕「我和吉高都能一直演到導演喊停的時候,有時我們即使說錯台詞也繼續演,也許這是在片場養成的吧!慢慢地都被灌輸了直到導演喊停,都不能停止自己表演的想法。」

吉高回應說﹕「我想這是因為跟著感覺氛圍走吧,所以不用注意那麼多。高良這個對手很厲害。不用完全的說明白,也能懂我的人。我們的對話很跳躍,話說了十分之四,互相就會說『啊!明白了的感覺。』這種體驗得真的很不錯。」

高良說著說著,也對拍檔讚口不絕:「吉高這個人,不論我做什麼,都會給我反應,是一個了不起的對手。因為我們沒有預先相計算過要怎麼做,所以在導演喊停前,我和她都不會認輸,絕對投入在戲劇之中。其中在祥子家中的一幕,吉高為角色特別調整的說話方式,認真的咬字,差點令我笑瘋了。」

吉高回憶拍攝時的情況,補充說﹕「我個人認為這部電影中,世之介和祥子兩人既邋遢又滑稽,正是如此才令博得了觀眾的憐愛。在雪中接吻的鏡頭,我們沒NG,一次就拍攝成功,雖然我們都很隨意又帶著不安的擺動著。我想這個時候一定很糗,可是我卻覺得拍出來肯定是超級可愛的兩人,這也許是即興演技才能帶出的效果吧。」

再度共演的心理變化
五年前,吉高由里子與高良健吾合作《蛇信與舌環》,這次再度共演,吉高認為彼此的態度和想法都改變了很多﹕「因為題材的關係,再加上角色太沉重,我們二人當時的情緒也變得負面和陰鬱,常常說著想辭演角色的事。可是拍攝這部電影時,剛好相反,有著無窮的正面的能量。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高良這樣積極的去演好角色,以愉快的心情去工作,連拍攝現場的氣氛也變得和諧和溫暖。」

然而,高良健吾卻有著不同的感覺﹕「我覺得自己個麻煩鬼。因為我一遇到疑惑或不確定時,總是喜歡與別人爭論。直到現在這一點也沒有改變,但我漸漸學會,要向別人傳達,才能令自己舒坦了。拍攝《蛇信與舌環》時,我經常思考工作的事情,也和吉高談過這些話。現在,我變得喜歡上現場的感覺,也覺得有了工作變得有趣的想法,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有這樣的轉變。但是能再度合作,我真的很開心,因為她根本就是個像喜劇一樣有趣的人,也是位值得信賴同伴。因為她很會帶動現場氣氛。」

吉高回憶起第一次合作,也有點理解的說著﹕「當時,高良20歲、我19歲。我們都堅信自己有眾多的可能性,也體會過灰心喪氣的時候。這次共演《那年遇上世之介》,我們都變得開朗了,來到現場真的很開心。可是,另一方面又擔心:如果我和那時候比較,一點進步都沒有的話,要怎麼辦的憂慮。」

難忘的青春物語
《那年遇上世之介》中,吉高認為最難忘的是拍攝三十五歲時的鏡頭﹕「拍攝的時候,高良已經完成整部電影的拍攝。一直在片場合作的拍檔突然不在身邊,就自然地想著過去拍攝的情況,跟大家在一起的快樂時光,自然地就培養出那種有點感傷的情緒。拍攝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變得敏感和細膩,連自己走路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有著很多感覺的一場戲。」

高良在看劇本的時候,早已對其中一幕喜歡不已,想好好珍惜﹕「電影尾段,世之介送別祥子的場景令我很有感覺。二人的談話,到最後還是有點對不上,更可以用滑稽的笑來作結。我想以平常的口吻來演繹,幸好拍攝出來的畫面令導演很滿意。在現場作為高良,我會因不安而想幹很多事,但當我以世之介的身份去想時,就有一種要帶著什麼都不幹的勇氣去演,而這個想法相當受肯定。」

連吉高也說被他的表達方式帶進故事裡﹕「那一幕之後,世之介拿著祥子的行李箱。這也沒什麼,可他就這樣跑到前面走。我就感覺到那種莽莽撞撞的率直感大概就是世之介吧。」


關於時代設定和拍攝手法
沖田導演拍攝這部電影,希望讓觀眾產生共鳴﹕「與其說是把87年的時代背景推到大家前面,我更希望它能迎合各個世代年輕人們的心情,讓大家感受那份溫暖。」

求真的時代背景設計
為了表現出1987年泡沫經濟爆發後的日本,那裡令人懷念的當代獨有文化,工作人員和導演也做了相當充分的準備﹕「為了讓觀眾感到真實感,劇組在拍攝時用上當時的物品作為道具。雖然1987年時,我還是一個小五學生,對於當時環境狀況的認識的不算很多。但是,工作人員為這個時代的環境做了很多調查,我們用上女歌手齊藤由貴AXIA專輯的宣傳海報、5/8薯片等代表性的東西…無論是服裝,還是髮型,都盡量貼近故事背景的設定。不過,對於劇組來說,真正的困難,是尋找像當年一樣的拍攝場地。」

沖田繼續說﹕「當時的大學生,最喜歡在下北澤車站前會合,最喜歡的食物是意大利料理。所以無論是到下北澤,還是意大利料理店的拍攝時,當時的街道或者店內的裝修和擺設都是我們不能忽略的重點。電影中,祥子走到從未到過的街頭,街上盡是宣傳單,盡是凌亂。第一次看到美式漢堡,用手拿著,大口大口的吃著。我希望以她這種毫不修飾的吃法,讓觀眾清清楚楚的看穿她與世之介在首次約會的心思。無論是什麼情況,任何的地點的安排,我強調將80年代感覺的表現出來,同時應用在故事情感的交代和表達上,希望兩者間能取得平衡,這一點大概是今次拍攝最困難的地方。」

時代變遷的演技
電影是從2003年開始以倒敘的手法來描述1987年的大學生活的,距離現在25年的時間在拍攝時有何不同。吉高認為最大的分別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方式﹕「現在,我們可以說全都用手機來交流了。沒有手機的年代,彼此都是懷著戰戰競競的心情打電話給對方,見面的時候也是直接到對方的家。我在想當時的人們是如何約會﹖而且我是一個很容易迷路的人呢。慢慢地就想到,如果把這種忐忑不安的感受放進角色當中,應該更能把那時代的人際關係表現出來吧。」

髮型帶來的印象
除了場景設定外,在世之介這個角色造型設計上,沖田導演也聽從工作人員的意見﹕「本來,我個人對小說封面中造型有很深刻的印象,直覺得應該是世之介這個角色應該是個理直髮的男生,但後來髮型師田中小姐建議,將世之介設定成熨曲髮的造型,認為曲髮有著一種遲鈍的感覺。我想了想,這不是為了看起來更有喜劇的搞笑感覺,而是髮型將令觀眾對世之介產生其他印象,這會不會使故事變會變得更有趣?所以,我接受了她的提議,將自己的角色修改,變成蓬鬆的曲髮,讓世之介變成一個笨拙,不靈活的可愛男子,結果高良走來的感覺就如想像一樣。」

用35厘米菲林拍出80年代味道
這部電影運用了35厘米菲林拍攝,沖田導演認為這是當然的安排﹕「當知道背景設定在80年代的時間,攝影師近藤說提議用菲林拍攝,我想這是一個不能錯過的好機會,一定要用35厘米菲林來記錄這個故事。拍攝這部電影竟然不是用最先進的東西,反而用菲林去保留這部電影的感覺,對我來說,真的太不可思議。」


關於台前幕後
原作: 吉田修一
長崎縣出生,18歲後上京,法政大學經營學系畢業。以《最後之子》獲第84屆文學界新人賞,該作品亦入圍第117屆芥川賞。2002年以《同棲生活》贏得第15屆山本周五郎賞,作品《公園生活》更奪得第127屆芥川賞。2007年的重要作品《惡人》拿下每日出版文化獎,銷量達220萬冊,同名電影亦大受歡迎。2010年,以《橫道世之介》榮獲第23屆柴田鍊三郎賞。吉田修一的以平實文字及獨特的節奏緊緊抓住年輕人內心,成為目前最受矚目的日本作家之一。

導演: 沖田修一
埼玉縣出生, 2001年畢業於日本大學藝術系電影學科;更以短片“Pots and Friends”獲得第7屆水戶短片節最佳短片。2006年推出首部劇情長片《The Wonderful World》,初試啼聲便獲各界好評。憑第二部長片作品《南極料理人》,獲得藤本電影獎最佳新導演獎。其後作品《啄木鳥與雨》,以寧靜的山村在背景,刻劃人與人之間的情誼,為他帶來其他海外獎項。沖田擅於觀察日常生活,以人情溫暖細膩著墨,在業界素有「背負著下一代的導演」美譽。

演員
高良健吾 飾演 橫道世之介

熊本出身,2005年參與人氣電視劇《極道鮮師Ⅱ》正式出道影,2008年憑
電影話題《蛇信與舌環》中所演出全身刺青,以及臉上有15個洞的阿瑪也被受關注。其後參與多部作品,包括《一首Punk歌救地球》、村上春樹作品《挪威的森林》、東野圭吾小說改篇《白夜行》、與鈴木杏合演之《輕蔑》等。現與淺野忠信拍攝新作《私の男》,預計2014年上映。

重要獎項﹕
* 2012年 第35回日本奧斯卡 最佳新人獎(輕蔑)

吉高由里子 飾演 与謝野祥子
東京出身,2005年拍攝園子溫導演作品《紀子的食桌》勇奪新人獎。2008年,以全裸拍攝蜷川幸雄涉及SM、刺青、穿舌環等話題之作《蛇信與舌環》確立其性格演員定位。除電影外,她亦活躍於電視劇,作品包括《愛.洗牌》、《東京狗》、韓國電視劇《吸血鬼檢察官2》等。今年將與福山雅治合作演出電視劇《神探伽利略2》,同系列電影《真夏の方程式》將於今年6月上映。

重要獎項
* 第28屆橫濱電影節(ヨコハマ映畫祭)最優秀新人獎(紀子的食桌)
* 第32屆日本奧斯卡 最佳新人獎(蛇信與舌環)
* 第51屆日本藍絲帶 最佳新人獎(蛇信與舌環)

綾野剛 飾演 加藤雄介
岐阜縣出生,2003年憑《幪面超人555》出道。其後,憑三池祟史作《熱血高校2》,與小栗旬、三浦春馬共演而嶄露頭角,其後參與多套話題作品,包括日劇《愛母罪》、人氣漫畫改篇之《gantz 殺戮都市》、澤尻英龍華主演之《整容天后》等。2012年7月13日。現正拍攝熱播劇集《空飛ぶ広報室》之中。

伊藤步 飾演 片瀨千春
東京出生,1993年憑電影《水之旅人》正式出道。1996年,參演導演岩井俊二執導電影《燕尾蝶》後,演技備受肯定。兩人更繼續合作拍攝《青春電幻物語》、《花與愛麗絲》等作品,奠定其女演員地位。2006年參與中國導演田壯壯電影,與張震共演圍棋名家一自傳式作品《吳清源》。
重要獎項

* 第20回日本電影奧斯卡最佳新演員獎及最佳女配角。


Special Thanks to: Golden Scene
創作者介紹

是日觀影

Alex C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