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列車》《127小時》《一百萬零一夜》金像導演
丹 尼 波 爾 DANNY BOYLE
嶄新概念 懸疑動作 衝擊感官震撼

《變種特攻:異能第一戰》占士麥艾禾 JAMES McAvoy
《黑天鵝》雲遜加素 VINCENT CASSEL
《罪惡城》羅莎莉奧多臣 ROSARIO DAWSON

※ 香港國際電影節 亞洲首映 火速爆滿 ※
凶襲失憶 潛夢追尋真相 心魔交戰 爆發虛實殺機
催眠潛凶TRANCE
「二十世紀霍士影片」香港榮譽發行
片長、戲院:待定 級數:III 導演:丹尼波爾
主演:占士麥艾禾、雲遜加素、羅莎莉奧多臣

2013.5.01 (星期三) 元兇出竅
4.30 口碑優先場


故事簡介
「二十世紀霍士影片」榮譽呈獻,《迷幻列車》《127小時》《一百萬零一夜》奧斯卡最佳導演丹尼波爾,挑戰全新感官刺激,衝擊前所未見迷幻影像,並跟過去合作無間幕後班底攜手,炮製成震撼全球的懸疑動作鉅片──《催眠潛凶》(TRANCE)。《變種特攻:異能第一戰》《殺神特攻》演技派型男占士麥艾禾,更會突破從影以來大膽界限,陷入催眠意像與真實世界模糊的空間之中不能自拔;《黑天鵝》魅力法國男星雲遜加素,及《罪惡城》新紮女神羅莎莉奧多臣雙雙聯盟,打造最刺激的視覺震慄。

藝術品競投公司職員西門(占士麥艾禾),在一次驚天拍賣盜案中,被不明來歷的兇徒重擊頭部徹底失憶,過億元的曠世名畫消失得無影無蹤。犯罪集團頭目芬奇(雲遜加素)連同一班黑幫手足踩上門,嚴刑拷問下仍苦無結果,他遂重金禮聘全城首屈一指的性感女催眠治療師伊莉莎伯(羅莎莉奧多臣)協助,直達西門深層記憶以發掘出名畫下落。伊莉莎伯先從西門的破碎潛意識堆著手,繼而越挖越深,滿佈解不開神秘疑問;他開始著魔,潛逃於迷惑虛實的意識凶間,案件真相絕對驚為天人!

背後啟示
在拍完《一百萬零一夜》之後,導演丹尼波爾與監製Christian Colson希望找到新的創作題材,而丹尼早就有幾個構思,他說:「我告訴Christian有兩個故事我早就想拍的了,其中一個是攀山家Aron Ralston的故事,這成為了電影《127小時》,另一個就是一個超瘋狂的懸疑電影叫做《催眠潛凶》!我一直認為這個故事十分適合編劇老拍檔John Hodge去編寫,我們由我第一部作品《同屋三分驚》(Shallow Grave)及《迷幻列車》就開始合作,Christian就決定買入版權,並在拍攝《127小時》時就找John來重編劇本。」

實際上《催眠潛凶》是改編自2001年英國BBC電視台的一個電視電影作品,並由著名電視編劇及導演Joe Ahearne擁有版權,Christian購入版權後交由John作出大幅的修改,編劇John說:「我很清楚丹尼對這部電影的野心,就是要透過這個故事的三個角色將人類的極端行為展現出來,三個角色表現出極端慾望、極端暴力及絕望的自我保護與貪婪。所有與丹尼合作過的人都知道,他希望將一些概念推到極致,這對編劇來說也是一個很刺激的經歷。」

為了避免重覆許多經典黑色驚慄片的單薄又疏離的故事,丹尼波爾決心要為電影加入更有情感的內容,並為蛇蠍美人的題材加入更現代化的元素。雖然電影表面上是一部講搶劫的故事,但卻迅速發展成其他故事,丹尼說:「我想試一下更新故有黑色電影的概念,但我卻不想引用其他人的東西,或是看來與其他人類似的東西,我想要試一下那個電影世界卻要有更現代化的文本框架,當我說要創新,我同時是指在情感方面,這已經沒有退路,沒有系統,沒有一連串的指示,也沒有任何依靠,角色只能靠他們自己,而過去這些都是黑色電影的法則。」

編劇John Hodge今次的任務正是要為所有角色注入最多的不確定性,他說:「三個角色依靠其他人所說及所做的事,去了解跟住會發生的事,而別人說的很可能是一些謊言或是一些想要操控或是不確定的事,於是主角就被困在一個自製的拼圖之中,而對他們的挑戰同時是觀眾的樂趣,就是要破解這個拼圖。」

丹尼波爾、編劇John Hodge及監製Christian Colson於09至11年間努力炮製劇本,並在11年暑假找到投資公司開始去找尋合適的演員。

三人關係創造最佳組合
三人關係創造最佳組合
雖說電影要突破故有的黑色電影風格,但三個主角這個很多電影應用的模式,卻是丹尼波爾極力推崇的故事方向,他說:「我記得首部作品《同屋三分驚》與編劇John Hodge合作,電影的中心就是三個角色為了自己與其他兩人的爭鬥,這個三人闗係是一個很可愛的進程,你甚至可以對誰才是故事的主角提出疑問。《催眠潛凶》開始絕對是西門的故事,但到最後卻更像是芬奇的故事,而伊莉莎伯本身也有很強的吸引力。」

最複雜的西門
在《變種特攻:異能第一戰》中飾演能夠讀心X博士的占士麥艾禾,今次在《催眠潛凶》卻成為被讀心對像的西門,初看劇本他已被故事深深吸引,他說:「我完全被故事中的反轉意識、反轉類型、充滿心理學元素的搶劫電影所震服,我記得試鏡時是由導演丹尼波爾親自主持,那時看到的劇本已感到十分複雜深奧,丹尼竟然當場指導我演出,這真是一個很有趣的經驗,令我感到很愉快,即使我未能贏得角色,能與丹尼有過這次試鏡的合作,也令我感到是一次享受,結果令我更想得到角色,幸好接到他的電話邀請我演出。每天在片場就像是對劇本的一個探索,那真是一個很有勇氣又宏大兼富挑戰性的演出經驗。」

占士續說:「我相信丹尼波爾每一部電影都是很大膽兼具創意,我認為他不願依循形式,即使電影是一個類型,他必會挑戰當中的極限,又或是同一時間跨越不同的類型。當他與攝影指導Anthony Dod Mantle合作時,兩人就像是有無窮無盡的能量,同時間更能感染其他人。有時你會想這些方法是否可行,出來的效果會否太誇張,但很多時卻是剛剛好,可能這正是丹尼不斷要求我們償試的原因。」

丹尼波爾曾經一度擔心占士麥艾禾年經太輕,未必能演活角色,但當經過試鏡及對談,卻發現他老成持重的特質,丹尼說:「占士能全身投入到角色真的是無語倫比,我經常在片場指他看來比真實年齡為大。我又要求占士以蘇格蘭口音演出,因為我很喜歡聽那種口音,占士笑言已有很久沒人要他說蘇格蘭口音。我很慶幸占士與雲遜加素都能以真實的聲線演出,你要知道我自伊雲麥奎格(Ewan McGregor)到基利安墨菲(Cillian Murphy),我都早已習慣了那濃重的口音,我不知道為甚麼,或許只是我抗拒英國演員的藉口吧。」

編劇John Hodge直言西門的角色是眾人中最複雜的,他說:「西門一開始是一個受害人的角色,但到故事的最後,觀眾又會認為他有罪。西門是一個很有魅力的人,無論是一舉手一投足都很性感,但同時間他卻沉迷賭博,作為一名拍賣行競投主任,結果卻被這兩個元素帶到了罪惡的世界。」

法國版馬龍白蘭度
電影另一個主線必定是犯罪集團首腦芬奇這個角色,結果導演找來法國影星雲遜卡素演出,雖然他經常在荷李活電影中扮演壞人角色,今次卻有點不同,雲遜說:「電影的開始像是很普通的搶劫故事,但當劇本去到第25頁之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整個類型完全扭轉,甚至會令人迷失了方向。觀眾甚至不清楚誰是好人誰是壞人,起初可能以為是這樣,但之後又會發現變了樣,連角色也有了新的發展。當你判定一些人時就發現自己被作弄了,突然間一切都在極速中改變,觀眾已不能確定自己相信的是否事實。」

導演丹尼波爾大讚雲遜是極出色的演員,他說:「雲遜是法國人,雖然他能說流俐的英語,但那些對白始終不是他的母語,對他來說仍然是有很大限制,但除此之外他的演技是一流的,真的很少有這麼優秀的演員。」丹尼波爾提到拍攝期間在南肯辛頓一個住宅開工,該個大宅其中有一個住戶家庭是法國人,他們有些小朋友穿著睡衣坐在樓梯看雲遜卡素拍攝,丹尼認為這個時刻是十分令人感動,他說:「這些小朋友正在看法國演藝界其中一個傳奇人物在拍攝,他是法國版的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或是羅蘭士奧利花(Laurence Olivier)的級數。」

雲遜直言只要有好的劇本及好的導演,作為演員要做的東西其實不多,他說:「當劇本寫得如此出色,對白如此精細時,根本不用多去演化當中的內容,只要好好讀熟劇本吧了,尤其當你有一位掌握了一切的好導演就如丹尼波爾,你甚至不用提出太多問題。丹尼不斷試新的東西,有趣的是他應用最新的電影技巧,同時間他卻是劇場出身的傳統學院派,我發現他的導演手法很影象化及原創,甚至有點巴洛克風格,但這是為了扮型,而是有實際目的,畫面會變得更不同及時尚,同時也是在帶出故事。」

編劇John Hodge負責雲遜加素的角色,他表示與導演丹尼波爾為芬奇這個人物加入了很多深層的內涵,他說:「在表面上芬奇是一個很直接的壞蛋,但我認為他其後開始變得更有人性,甚至是一個令人同情的角色。經過整個事件後,他發掘到自我不同的地方,比壞蛋的角色更加不同。」

芬奇的黑幫組織也令他的角色超越大眾預期,丹尼波爾與John希望避免成為公式化的倫敦黑幫,丹尼說:「之前有很多電影已經有不同程度對倫敦黑幫的覆蓋,我們要一幫人去犯案,但卻不想要基理奇(Guy Ritchie)的作品或是像《Brighton Rock》那樣,我們想要與這些不同,於是最先想到就是要改變模式,選角成為最重要的地方,如果在法國片,雲遜加素可能是很熟口熟面的黑幫人物,但在我們這個電影中卻變得與別不同了。」

局外人女角成催化劑
為兩個男人的競爭故事加入女性角色,起了絕對重要的作用,除了加入另一個變數之外,女性的吸引力影響故事的走向,這一向是丹尼波爾電影的重要模式,《同屋三分驚》的伊雲麥奎格(Ewan McGregor)與基斯杜化艾利斯頓(Christopher Eccleston)之間有嘉莉霍士(Kerry Fox),《一百萬零一夜》也有菲達萍杜(Freida Pinto)作為催化劑,即使在《127小時》看似只是占士法蘭高(James Franco)的個人表演,但其實女友角色也起了很重要的作。今次《催眠潛凶》故事中加入由女催眠師伊莉莎伯,正正是電影的重要轉捩點。丹尼波爾早已看中《罪惡城》中飾演妓女的羅莎莉奧多臣,他說:「我一直想與他合作,在六、七年前在美國拍片時已認識她,最後電影拍不成,但已認為她是一個很出色的演員,我認為其他導演未能完全發揮她的演技,她作為女演員的才能仍然深藏不露。」

羅莎莉奧多臣直指自己從未演出過像伊莉莎伯這個角色,她說:「我從沒有演過比伊莉莎伯更操控性的角色,我曾演出過沒有人喜歡的角色,但仍然要將更多人性加入到角色中,這樣才能令其他人記住你。但伊莉莎伯這個角色卻完全不同,因為她隱藏了所有東西,大家只能看到角色的一些情感提示,可能只是一些髮型的轉變,放下頭髮等等,要看到角色的不同地方,只能透過一些對白沒有說出來的東西,她很內斂,只有這樣才能好好的在兩位男主角身邊出現。」

丹尼波爾最初想把《催眠潛凶》的故事背景放在紐約,並希望找英國女星去演出伊莉莎伯的角色,結果故事放在倫敦發生,就改為安排角色是美國人,以加強那種外國人在倫敦的感覺,他說:「我一直希望伊莉莎伯這個角色要不屬於這個社區,令她外界人士的身份更強,以增加疏離感,這對故事發展十分重要。黑色電影有個很古怪的地方,它就像是個密封的氣泡,所有東西都緊緊鎖在裡面。沒有真實世界的世外讓角色忽然接觸到其他東西,所以她不會有個母親或是姐妹可以傾訴,我們必須要有一個真正的指揮存在,可以獨立地生活的個體。」

羅莎莉奧為了角色特別參加了催眠專業課程,又參考了很多心理學及精神科的書籍,了解過催眠治療師與病人的相處,令羅莎莉奧更容易掌握角色,專業催眠師的指令及平靜的氣氛令占士麥艾禾飾演的西門可以進入深層的催眠,羅莎莉奧說:「我見過一些專業催眠師,甚至接受了催眠,在綵排時更有催眠師到場令所有人可以親身經歷一下,每個人都對我有十足信心,雖然方法有點不同,但所有人都很有信心。」編劇John說:「伊莉莎伯的角色曾經歷過很艱辛的日子,更早已決定不走回頭路,因此她會用盡方法去操控男人以達到勝利。」

贜物:哥雅的名畫《In Witches in the Air》
西班牙浪漫主義派畫家哥雅(Francisco Goya)可算是現代藝術之父,《催眠潛凶》決定用上哥雅的作品《In Witches in the Air》作為被盜的作品,丹尼波爾說:「世界上有過百個著名畫家,但哥雅的作品與他們完全不同,不是只將見到的東西畫入畫中,更是進入人的內心,將人看世界的感覺畫入畫中。名畫《In Witches in the Air》看到一個男子以一張氊包著自己,我認為這就是西門這個角色。」編劇John也直言哥雅的作品有很多暴力元素切合電影的故事,他說:「《The Witches in the Air》將故事的超自然意涵展現出來,我認為這幅畫透視了片中三個角色的本質,他們都不能按自己所想的方式行動,某程度上來說,他們都被困在一個現象之中,就像是有其他超自然的東西在他們頭上盤旋。」

監製Christian Colson直指哥雅的作品經常涉及女性裸體或是人體,他的作品充滿理想化及不完美,既創新又在審視人性,完全切合《催眠潛凶》的主題。為了令故事更真實,丹尼波爾要求他的美術團隊複製出最像真的藝術作品,美術總監Mark Tildesley說:「丹尼想要很豐富又經典的油畫,他不要英國現代畫家David Hockney或是Francis Bacon的東西,他想要有豐富得像意大利著名畫家卡拉瓦喬的作品,但要有點與別不同,哥雅是最佳人選,他的作品越前了他的時代,畫作更是與別不同。我們選了《In Witches in the Air》因為這充滿異國情調,畫作獨特地展現三個戴高帽的巫師把一個男子升起,像是一個夢境一樣,然後在下面的是三個主角,一個是驢仔,代表了愚蠢及瘋狂的人,另一個人包裹自己,還有一個伏在地上用手掩著耳朵,這畫看來是最佳選擇。」

美術組對作品進行了詳細研究,包括哪一類美術作品會被盜,他們到了倫敦美術品遺失登記處了解,看看這些與中央情報局及聯邦密探合作無間的組織,如何追踪被盜的藝術品。部門負責人Cobb直言《In Witches in the Air》是最佳的選擇,因為這個作品既是真實的又包含了不真實的內容在其中,正好與電影的內容十分配合,他說:「複製一幅畫有很多重要的步驟,既要有那種質感更要有深入畫布,那些筆觸都要像真。我認為大部份人都像我一樣不清楚藝術市場的價格走向,很多時一幅作品要成為有價值的東西,可能是因為經過上一次高價銷售,作品的價值就會一直提高。最近有一件瑞典畫家Giovanni Giacometti的作品售出,結果賣了一億美元,但那件作品並不是真的這麼有特色或是重要,只是顯示了上流人士的地位。很多時都會有一些《鐵金剛勇破神秘島》(Dr. No)這樣的壞蛋角色在收藏家界流傳,指作品被盜或是甚麼的,但很多時都沒有其事,有時是他們把作品埋在地下或是收在很隱秘的地方。」

丹尼波爾將《In Witches in the Air》放到電影中,展現出作品各有不同的價值,他說:「在美術史出身的西門手中,這幅畫是無價的,在黑幫芬奇的手中這幅畫是一張很大面額的鈔票,而在伊莉莎伯眼中,這是另一個更個人的東西。」

真正的催眠大師駕到
《催眠潛凶》的主線是那場催眠治療,導演丹尼波爾早已找來真正的催眠專家協助,他說:「當你看到真正厲害的催眠師工作時,那真的不是假裝甚麼的,沒有舞台魔法或是掩眼法,他們全部不是演員也不是在演戲,如果他們令人失明一段時間,這人就會真的失明,然後會讓他們回復視力,你不得不佩服他們,更會好奇他們如何做到,這已經是最大的娛樂,因為思想是一樣很有趣的東西讓電影加以探索,我們希望試試將這些概念加以發揮,有太多關於意識、潛意識或是甚麼控制甚麼的,你以為自己在控制所有,你以為自己主導了想要說的話,但其實你連自己下一句想說甚麼也不知道。」

監製Christian Colson直指人類對於現存世界的認知並不可靠這個設想,是全片的中心,他說:「我們對世界的認知是從感觀而來,但如何區分真實與虛幻卻沒有一定答案,很多時以為很容易分別,卻發現大部份方向都是錯誤的。」劇組特別找來倫敦大學的臨床心理學家David Oakley教授擔任顧問,他更是伯明翰精神病學研究所,磁力共震成像學的研究員。Oakley教授特別為劇組介紹了催眠學的歷史及其應用,以確保劇組人員知道催眠在真實世界中的局限。

「從首位發表有關催眠論文的維也納醫師梅斯梅爾(Franz Mesmer),到首位將催眠應用到麻醉手術上的英國外科醫生伊利奧特森(John Elliotson),以及巴黎大學的神經學專家夏爾科(Jean-Martin Charcot)等等,我們在《催眠潛凶》都試用了他們不同的學說,設立暗示,催眠後的建議,建議內催眠,旅行的記憶和可能進行的心理學家用催眠等等。」Oakley教授說:「我也提到了他們進行的一些實驗,結果成為故事中的一個場景,就是對西門施以催眠暗示一些痛楚,或是當他看到一些特定物品時會感到痛楚。只要對受者施以一些痛楚刺激,他就會記入腦海之中,透過催眠的暗示,他們會感受到相同的痛楚,兩者沒有太大分別。催眠其實是要將一些真實經驗再重現,於是西門就在催眠之下再次經歷那些痛楚。」

Oakley教授更揭開了催眠的一些謬誤,他說:「催眠主要有兩個狀態,一個是陷入催眠時,另一個是出神狀態,這個時間是接受想法及概念的時候,人會變得很集中。這與睡眠或是放鬆一點關係也沒有,人們很多時會將催眠與放鬆混淆了,進入催眠狀態根本不用放鬆,你就像是在看書或是看電影投入了其中一樣。某程度上演員也會作自我催眠以進入角色,情況其實十分類似,而真正的催眠則是製造一些感觀及情況,讓人身陷其中。」

在《催眠潛凶》中最主要的催眠任務就是找出西門遺失了的記憶,催眠師會將記憶當作一件包裹處理,然後要找出這個包裹並以安全的方式打開它,西門以iPad作為設想的儲存器,也令記憶更易存取,這些都是催眠師應用的策略。Oakley教授透露催眠師會用一些幻想式的旅程去找尋主體的心靈創傷所在。丹尼波爾希望電影有多點根據,他說:「雖然故事是創作出來的,但一切都是很實在的,伊莉莎伯用的手法雖然不是很道德,但實際應用上確有可能,我們知道有約5%的人真的很容易被催眠,這真的有點嚇人!」

視覺美術新界限
當劇本與演員於2011年暑假萬事俱備之後,劇組的最大挑戰卻是檔期的限制。由於導演丹尼波爾已答應做2012年倫敦奧運開幕典禮的總導演,令他只有三個月時間拍攝《催眠潛凶》,甚至沒有時間做後期工作,就要投入倫奧的籌備工作,丹尼波爾說:「如果整整兩年都只為奧運開工,全組人都必定會發癲,我們必須有些冷靜的時期,幸好國際奧委會願意放人,先讓我在2010年完成《科學怪人》(Frankenstein)舞台劇,於2011年則完成了《催眠潛凶》,兩個作品都是充滿黑暗味道,正好將我的黑暗一面藉此得以宣洩,同時間預備為國家的重大日子慶祝!」

監製Christian Colson認為既然已預備好一切,自當盡快完成這個計劃以久的作品,他說:「我們原本可以等到奧運完才開工,但一切已經期待太久了,由其是資金得以到位,而適合的演員又有檔期,大家都習慣拍攝完馬上進行剪接,但如果必須要分開進行才是適合我們今次的電影,這也是一個很好的經驗。」

先後於《一百萬零一夜》和《127小時》擔任服裝設計的Suttirat Larlarb,今次再度與丹尼波爾合作,難度比之前兩部作品更高,她說:「《催眠潛凶》是一部很男人的電影,伊莉莎伯變成故事中僅有的女性,男女主角的動態真的很有趣。角色很聰慧,這成為一個挑戰,我們不希望女角變成色誘人的角色。因為角色是專業人士,更因為她是一名催眠治療師,我實際做了些研究那些治療師的衣著,他們的服裝要盡不起,不會令人分心,令病人感到可以舒服地分享自己的心事。因為角色是由羅莎莉奧多臣演出,她簡直是一個惹火尤物,要將她的性感收起令人相信她的專業而不是一些魔法,確是一項挑戰。」

男主角的服飾也要有所分別,Suttirat說:「雲遜的角色芬奇是法國人,衣著較輕鬆又成熟,當他喜歡一類衣著就會買上半打差不多款式或質料的服裝,就像是他的製服一樣,他不希望想太多衣著這方面的東西,所以為他配搭既相似又不同的衣服成為最有趣的地方。電影中芬奇其實有15至18個不同的轉變。至於占士麥艾禾的角色,則在社會階層中向上爬,他一直希望被感到重要,令人覺得他的衣櫃像是有生命一樣。」

與丹尼波爾合作無間的還有奧斯卡得獎攝影指導Anthony Dod Mantle,這已是他第六次為丹尼波爾掌鏡,他說:「我們早已有默契,當開始拍攝前只要交換幾個要點,就可以開工,例如拍攝《127小時》時占士法蘭高被困在很多沙塵及乾旱的環境,《一百萬零一夜》則是不斷地奔跑。而《催眠潛凶》則希望拍攝很多的地點,因此踏遍全個倫敦作準備,每部電影都有不同的色調及符號,今次也不例外,我們要進入混沌的世界,但卻不希望太早解釋或是提出太多暗示甚麼是混沌世界,而是希望透過電影去定義這個世界。」

丹尼波爾希望透過不同的方式呈現故事主題,除了角色的對白及動作,更重要的是角色身處的影像與環境,攝影師Dod Mantle及美術總監Mark Tildesley為此提供了很多有用的意見,令觀眾超乎想像,美術總監Mark說:「我們透過玻璃或是扭曲膠板拍了很多鏡頭,觀眾只會感到頭一兩個鏡頭有點怪,這些小技巧是要低調地讓觀眾知道角色進入了出神狀態,於是令真實的世界有點扭曲及變形,但卻不希望令人覺得我們在強調有事要發生。」

地點帶出角色
與導演丹尼波爾及攝影師Dod Mantle合作《催眠潛凶》,對美術總監Mark Tildesley可謂挑戰性極大,他說:「丹尼想要製造更多樂趣,要令觀眾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真實還是催眠後的結果,有些拍攝的選址更是極富深意,雖然全片在倫敦拍攝,我們特別選在倫敦發展較快的東面拍攝,由金絲雀碼頭(Canary Wharf) 到提伯爾船塢(Tilbury Docks),有很多在電影中很少見的地區,盡量避開主流及沉悶的地方。」

西門的住所座落在東倫敦的Elektron塔之上,是一個新型建築可以俯瞰泰吾士河及金絲雀碼頭,Mark說:「這是個不尋常的決定,因為景觀不是特別美麗,但卻有點與剈不同,是不常見到的畫面,在劇本中,西門是住在市內的一家屋之中,但丹尼卻反對,並要求將他放在特別的地方要看到河及碼頭,最後找到了這個地方。他就是要所有東西不同,例如伊莉莎伯的世界是在英國哈雷街(Harley Street),那是著名的醫學街,這就令大家知道她是何等專業及高級,但在內部布置我們也花了不少心思,大家會看到她的牆上沒有任何相片,以顯示她與人的疏離。走廊的玻璃則用上黃色,有點另類。」

與《催眠潛凶》最不可分割的是聲音與音調,研究員發現治療師的聲音音色,是使病人進入催眠狀態的一個核心部份,在電影製作的過程中,劇組也作出了挑戰,以無比的技巧與耐心去將這些聲音重現,丹尼波爾說:「在電影將字句化成有視覺質感是十分奇妙的手法,我要求收音師Simon Hayes必須力求完美地呈現一個密封的空間,讓角色可以在沒有其他可借助的資源展出互相操控的特質。我們要創造出一種在氣球中存在的聲音作為指標,西門為我錄製了很好的聲音讓我可以添加想要的元素到其中,我之前都沒有刻意去增加聲音的要求,但今次為了這部電影,聲音卻是十分重要的。」

台前幕後陣容
占士麥艾禾 飾 西門

曾憑《愛‧誘‧罪》(Atonement)獲金球獎最佳男主角提名的蘇格蘭男星占士麥艾禾,近年轉型成為動作電影新星,憑08年電影《殺神特攻》(Wanted)一舉成名,其後演出機會激增,先後在《變種特攻:異能第一戰》(X-Men:The First Class)飾演年輕版X博士,又在羅拔烈福執導的作品《驚殺大陰謀》(The Conspirator)中扮演為刺殺林肯總統疑犯辯護的律師,表現備受讚賞。

被英國權威電影雜誌《Empire》喻為本世紀最佳英國年輕男演員的占士,自95年已開始在電影中演出,演戲初期並未受到注視,結果斷斷續續地演出一些劇集等,包括在電視劇《Regeneration》及《雷霆傘兵》(Band of Brothers)中演出,又在英國電影大獎得獎短篇劇集《State of Play》擔任要角。到06年終憑《最後的蘇格王》(The Last King of Scotland)中扮演醫生為人認識,更獲英國電影大獎最佳男配角提名,並贏得蘇格蘭電影大獎影帝寶座,之後工作就接踵而來。在《魔幻王國:獅子‧女巫‧魔衣櫥》(The Chronicles of Narnia:The Lion, the Witch and the Wardrobe)中演羊人見證了其豐富的喜劇細胞,在《愛.誘.罪》中與姬拉麗莉(Keira Knightley)上演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令人印象難忘,更為他帶來金球獎、英國電影大獎影帝提名,最終贏得了倫敦影評人協會最佳男主角獎。

已婚多年的占士本身甚少談及自己的私人生活,大眾只知道他年紀很少時父母已離異,由祖父母湊大,到近年才與父親初次見面。占士稍後還有最少兩套電影上映,包括與占美比爾(Jamie Bell)合作的《Welcome To The Punch》及《The Disappearance of Eleanor Rigby》,還有兩集《變種特攻》也預計會開拍,占士未來幾年將會有排忙。

雲遜加素 飾 芬奇
於電影《黑天鵝》(Black Swan)飾演排舞導師令妮坦莉寶雯(Natalie Portman)迫出心魔的法國影星雲遜加素,在荷李活影圈中經常扮演奸角,但在歐洲影圈卻以演技出色而聞名,早前主演了18世紀背景的法國電影《The Monk》,就扮演片中備受苦難的西班牙僧侶主角,他又在法國70年代大罪犯電影《頭號公敵》(Mesrine)兩部曲,並因此榮獲凱撒電影大獎影帝殊榮。

雲遜於94 年憑電影《怒火青春》(La Haine)嶄露頭角,並獲法國凱撒獎最佳新演員及最佳男主角提名,98年開始打入荷李活影壇,在《伊利沙伯女王》(Elizabeth)中飾演法王亨利三世,其後更在《聖女貞德》(The Messenger: The Story of Joan of Arc)、《盜海豪情之十二瞞徒》(Ocean Twelve)、《黑幕謎情》(Eastern Promises)及《危險療情》(A Dangerous Method)等演出。他與妻子、意大利女星莫妮卡貝魯琪(Monica Bellucci)03年合作的《無可挽回》(Irréversible)就獲影評人選為當年的最佳外語片。稍後他會演出法國真人版《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

羅莎莉奧多臣 飾 伊莉莎伯
憑曾憑與韋史密夫合演的電影《救人七命》(Seven Pounds)獲NAACP最佳女主角的羅莎莉奧多臣,可算是電影界中的實力派,她更曾憑《吉屋出租》(Rent)獲衛星獎,在《罪惡城》(Sin City)的演出也令人刮目相看。羅莎莉奧自15歲被發掘做模特兒,最初在電影《半熟少年》(Kids)中演出,曾先後與Prince、Kasabian等合唱,認真多才多藝。近年專注拍電影,曾先後在《黑超特警組》(Men In Black II)、《鷹眼追擊》(Eagle Eye)、《波西傑克森: 神火之賊》(Percy Jackson & the Olympians: The Lightning Thief)及《煞破天劫》(Unstoppable)等賣座電影中演出,於《阿歷山大帝》(Alexander)中演阿歷山大的新娘作全裸演出,就令人印象深刻。羅莎莉奧稍後將出《罪惡城》的續篇《Sin City:A Dame To Kill For》以及懸疑電影《Queen of The Night》等

導演 丹尼波爾
08年奧斯卡8獎得主的《一百萬零一夜》(Slumdog Millionaire)除了助英國導演丹尼波爾晉身金像導演行列,更為他帶來世界各地超過100個獎項,風頭一時無倆。其後拍攝真人真事改編電影《127小時》(127 Hours),同樣叫好叫座,並為他帶來6項奧斯卡提名。丹尼波爾更成為2012年奧運開幕式的總導演,一場盛大的歌舞以及占士邦式安排英女皇進場令全球震驚。

丹尼波爾執導電影以風格凌厲見稱,首部作品《同屋三分驚》(Shallow Grave)已於英國電影大獎中獲最佳英國電影獎。第二部描寫吸毒青年故事的《迷幻列車》(Trainspotting)更令他蜚聲國際,並成為英國電影大獎四獎大贏家,包括最佳導演及最佳電影,兩片均與本片編劇John Hodge合作。

其後丹尼波爾殺入荷李活與里安納度狄卡比奧(Leonardo DiCaprio)合作《迷幻沙灘》(The Beach)卻初嚐敗迹,結果回歸英國影壇即重震雄風,電影《28日後》(28 Days Later)更開創了喪屍片的新風潮,令他明白到自我風格的重要,其後的科幻電影《太陽倒數》(Sunshine)創造出炫目的視覺效果,同樣令影迷驚嘆。據知他稍後會拍攝《迷幻列車》續篇《Porno》的電影版,同樣成為影迷最熱熾期待的作品。


Special Thanks to: Kentac Investments Limited

Alex C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